洩漏天機的行業

芸芸眾生;苦海沈淪,尤其是近來因為經濟不景氣,造成了社會動盪,人心不安,失業、生病、失戀,或者是面臨各種人生的不順遂,都讓人陷入在一種徬徨的境地。因此,想尋求另類途徑,知命、改運,或者安頓身心的人大有人在。在百業蕭條聲中,算命、風水等五術行業,卻是一枝獨秀,門庭若市,為甚麼這麼多人,求助於中國的另類傳統?是心理的?社會的?還是文化的因素?讓這個行業源遠流長?這些在中國流傳幾千年的訣法與術數,是否真有其事?讓我們從命理行業興盛的社會現象,深入思考生命的意義與本質。

首先,中央研究院院士瞿海源教授,由個人的知識因素和心理因素,提出了他的剖析與現象“我們面臨這樣的一個算命,這個不理性的行為,不是很單純的,少數人在算,不是,我們發現幾乎很多算命的方式,多數人在算命,不是少數人在算命,所以這個就要推敲說為什麼,為什麼會人家去算命?因為算命,明明是一個非理性的方式,不管是你命定的也好,命定,命定去算命幹嘛?或者不是說命定,而是說人都要靠自己的努力,還要靠理性的,那也不應該去算命。

我們的研究發現,有很多因素啦,那最重要的因素,還是個人的知識的因素,知識程度夠不夠。那麼第二個就是說,個人本身的心理安不安?像我們中央研究院的李院長,他才不相信這些東西,他是諾貝爾獎對不對?他科學已經是通了,我想很多學者也不相信,為什麼?他知識夠,他就不相信那個東西,你說天狼星跟人的命有什麼關係,那天文學絕對不相信,天文學絕對不相信這個星座,這種算命的方式。所以這個知識是第一個,他只要有充份的知識,他就不會去相信那些個算命的,因為算命多半是假科學,乃至於迷信知識,基礎之上建立起來的,所以這個知識比較充份的人,就不會去相信。”

另外一位台灣知名的學者,目前任教於真理大學的林本炫教授,也從社會學的角度,分析算命的社會背景“算命或者說其他的類似算命這些東西,乃至於宗教,某種程度上都可以算是,對這樣一件事情是有關係的,所以算命它提供一些方法,它宣稱,而且當事人也相信說,它可以對自己的命運做一個掌握,那麼即便掌握不了的時候,他也可能提供一個解釋的架構說,你為什麼會是這樣這樣發生,這些事情,這是第一個方向。那第二個方式從社會學來看的話,人面對命運的不確定感來講的話,其實在現代社會中是有增無減,那麼我們常常認為說,古代好像是看天吃飯,就是說種田下去以後,乃至於有戰亂有人禍,我們不能掌握這樣的東西,所以古代人好像命運是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裡,現代人認為說人定勝天,所以人好像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乃至於在現代社會我們開汽車,然後我們各種科技文明都認為說,我們人對自己命運越來越掌握,其實不然,以社會學角度來講的話,人在現代社會不見得比古代更能掌握自己的命運,為什麼?我們簡單來講的話,現代人出去,一天到晚就有意外,車禍,古代有沒有這麼高的意外,當然天災有,但是意外可能不見得,像今天這麼多的意外,乃至於現代人生活在越高科技底下,社會學家就提出一個概念,叫「風險社會」,越高科技的社會底下,人是越面臨高風險。譬如說我們所吃的食物,一下子就是基因改造的食物,然後我們所吃的東西,很可能一下子疾病快速流傳,為什麼?因為人聚集在都市裡面,所以很多東西都容易快速傳播開來,所以人其實是面對更高的風險,這更高的風險可能來自於科技,可能來自於人群的聚集,乃至於都市的生活方式,乃至於人工業社會底下所面臨的這種商品經濟底下,人的命運的不確定感。”

如兩位教授所說的,其實是代表了一種人的理性態度,算命在知識份子的眼中,不算是一種理性的行為,一個知識份子應該相信理智,以理性的態度面對生活,不必相信現代科學無法證實的命理,可是另一方面,我們的學識無論如何豐富,都不能徹底揭開人類與宇宙的奧秘,瞿教授也談到人類知識不完備的情況“我們也發現教育程度越高,他反而算命的比例越高,那為什麼?因為從知識角度來看,不是每一個人,甚至於包括大學畢業的人,知識都很充份。他學文學的,他搞不清楚天文,他學化學的,他也弄不清楚醫學方面的東西,不是很完備的知識。所以美國的一個重要的社會學家阿多諾,就曾經提出一個觀點我覺得蠻好的,它叫semi-erudition,erudition的意思,e-r-u-d-i-t-i-o-n,erudition的意思是博學的意思,semi是一半嘛,對不對?semi-erudition就是半博學,就是半瓶子水啦,那大部分的人都是半瓶子水,我把它翻成說「似有知而無知」,看起來有知識,實際上缺了很多知識,所以我們一個人不要說別人,就像我個人來說,我的醫學知識夠嗎?不一定夠,我的這個其他的各方面,天文,天文我最近看了一些東西啦,各方面知識不是那麼充份的,所以有很大的空間,會給一些非理性的知識去假科學,乃至於宗教迷信的那個部分來說服,說星星又怎麼樣,這個又怎麼樣,聽得頭頭是道,因為他沒有任何知識,所以從知識來講是這樣。”

我們不禁好奇:如果命理真是虛無飄渺的現象,人類又沒有完整而終極解答人生的學問。那麼,我們在人世中的生活,就陷入一場迷夢,如同金剛經裡說的:「人生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做如是觀!」命理能夠在世界各種不同文化中,流傳千年,或許正是人迷於世的一絲對真理探索的映射,命運存不存在呢?對於研究命理多年,且有一定預測準確度的專家而言,且有一番深刻的見解。

“如果沒有可信度的話,這一行不容易存在,一般的命理,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六十,等於是半猜半那個,這個可以推演到百分之九十,所以也因為這個原因讓我覺得,這個理論可以去學,可以去相信。”(大法學員 蔣沛豪)

“當初是因為挫折,所以我才藉由算命這個來,一些中國古老傳下來的一些技能,去證實命運的存在,而我現在證實他的存在了,然後我又發現,雖然我學了我知道了,可是我卻改不動它,這個就不行了,所以我想到了我原來我的初衷,是要去探索命運,進而改變命運,所以我轉方向了,我從此以後再也不幫人家算命,我開始去找,有哪一種學問是可以改變命運的,那我就不斷地又去探索,又花了一年的時間,從各家的學說裡面去看,但是我都看到盲點,就是說他們所提到的都是表面現象,只是現象而已,並不有實質的作用。” (大法學員 彭士文)

“堪輿不是現在才有可信度,實際上它從晉朝到現在,從郭璞寫這個『藏經』,到現在就這樣了,是知道的了解的和不知道的在差別。”(堪輿專家 邱大宴)

在這些曾經以算命為業的人口中,「命」,似乎是真真切切存在的,正因為真實存在,所以我們可以藉由某種方式,把他算出來,可是在中央研究院院士瞿海源教授的眼中,算命為什麼會準呢?是因為人無形中去迎合命運的預言“算命你祖先風水不對,你這個今年運氣不好,那就很直接的,就是說我接受了,而且心理學上也就是說,你接受了這種預言,那它會有產生一個作用,我們叫self-forfeeling,就是自圓的一個預言,所以你就會往那方向去發展,發展以後,你果然是一個事實,那他就更相信,所以很多人就心理不安,他自己沒有辦法解決,他這個所能用到的各種手段,他或者用了沒有用,所以他去找算命的是最方便,所以這樣的話心理的不安,尤其是時代造成的心理不安,使得算命人數上升。”

無論是命定論,還是人被動地迎合命理師的說法,都牽涉到我們面對命運的態度,那麼算命的人,又是持著什麼樣的心態呢?您,可曾試著分析過?

“跟切身有關的一些事物上,遭遇到不順的時候,他就心裡就相當不安,很焦慮,那麼這個時候,他可能需要去尋求一點力量,因為正常人可能尋求自己的一個理性的方式解決,自己分析問題在哪裡,或找朋友聊聊,那稍微那個一點,可能現在知識,可能去找精神科醫師輔導的,可是一般來說,大家都不願意去找這些東西,所以就去找什麼?找一個馬上可以給你指示的人,那就是算命了,比較快,因為現在的輔導,現在心理,都是要你自己去很痛苦的去把你那種痛苦的經驗給挖出來,把病因給找出來,讓你知道你的病因在哪裡,然後去解決。”
(中央研究院院士 瞿海源教授)

除了逃避痛苦,或者尋求心靈慰藉之外,算命、風水,被普遍用來趨吉避凶,從喪葬的擇日陰宅,到婚姻的八字配合,命理師都有一套實踐的方法,這裡反映出人之所以要算命背後,都是想要求得一些好處,讓自己生活順遂,無災無難,我們可以發現,命理業之所以可以興旺,還是因為和我們的生活經驗能夠結合的關係。

“本來就相由心生啊,這個五千年來,這個易經講究結婚要選日子,要選這個臥房,床位、床頭、床頭位,懷孕,這個新婚的新娘懷孕別讓她發脾氣,現在就是說胎教嘛,生出來你若都沒有發脾氣,生出來的孩子長相不同啊,面貌不同啊,較有笑容,你若懷孕就吵架,你生出來的孩子較兇相啦,道德好運就好,子孫的五官會比較好。一般排流年排八字,你就知道什麼年最好,什麼年最不好,最不好的時候你要知道保養身體,不要隨便投資。”(堪輿專家 邱大宴)

正因為命理似乎是我們另外一種了解世界的方法,無形中人們似乎想掌握這個奧秘,比別人多一項利器,可以透過下葬的風水與時辰,婚配的床位與八字,甚至是透過一些方法來改運、造運。回到瞿教授的說法,我們可以發現,人們之所以走入命理的領域,其實還是出自於對命運的陌生,無形中把命理當作是一種掌握命運的方式,可是另一些人就走入宗教中了。

“要看是跟什麼宗教,那民間信仰是跟這個算命,是連在一起的,民間信仰就是說平常拜拜啦,跟神求、保佑,神保佑你,你就給他…謝神嘛,就這樣的一個關係,所以他沒有教理的,他沒有教義的,頂多教義是受佛教影響,講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些東西,所以像民間信仰的人,我們這裡就發現,跟占星上沒關係,跟算命的這個關係就很緊密了,因為他相信命,民間信仰者他相信有命,就是宿命論啦,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命。基督教的也不會相信命啦,所以你說宗教有關,是說指哪一個宗教他的教義,跟這個命有關係,那基督教他完全不講個人的命,他講神的大愛,神的愛,神為世人犧牲了,所以人就有原罪,所以這跟命沒有關係誠。” (中央研究院院士 瞿海源教授)

如瞿教授所說的,像基督教這樣的信仰,是完全不講個人的命的,而講的是神的慈悲,神為了讓世人回歸天國,承擔了世人的業力與原罪,我們不禁聯想,如果誠如佛教中所說的,命運是神按照人一生的業力去安排的,那麼誰能輕易改動人生的命運?除了像耶穌那樣去承擔世人的業力,誰又能輕易去改變人一生被安排好的路?

“以佛家的觀點來講的話,所有的業都是你自己造的,操縱在自己手裡的意思,不是說你自己花錢,自己用什麼方式可以來改,就是靠修行不要造業這樣一個方式,這是佛家的觀念。我們不從佛家觀點來講的話,我們還是強調說,傳統的算命它也是非常強調這個,人的主體性跟人可以努力的空間,這一點是非常重要,但是這樣一種強調人的主體性,跟西方觀念所講的去開發大自然,去克服大自然人定勝天,到最後完全把人的主體性高舉到說,什麼事都可以做,這是不太一樣的,所以我們面對大自然的時候,我們面對他人的時候,還是有個謙卑的心態,但是我們面對我們自己的命運的時候,是強調自己的主體性,是可以去掌控你自己的命運,但是這樣需要相當大的勇氣,因為你要自己去面對。” (真理大學教授 林本炫)

在學術的見解之外,且讓我們聆聽曾經以算命為業,目前因為修煉法輪功,已經體悟到更深一層道理的蔣沛豪先生,他個人在這個問題上的領悟和思考“好像命理可以改造天地的感覺,那是在沒有學法之前,那學了法就發現,其實天地所有的一切都有宿命,都是安排好的,那我就憑我這麼兩筆一劃,就把這個人的命都改了,這是絕對是不對的,再來一個,假設我講的是對的,我是不是洩露天機,我洩露天機,這個人的命運因為我而改變了,可是他不應該得到這種改變,那是不是我變成造業,就造口業,所以在這個邏輯的情況下,我覺得我要修煉是要消業,不管任何一種業要消掉,可是今天我不但消不了業我還造業的話,那我白修。”

另外一位原本鑽研命理多年,且有一定造詣的彭士文,如今也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了,修煉後的他回首來時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人家講說改運,可能嗎?事實上所有的能夠改的,真的是正如師父講的說,一點點,那一點點的東西叫做名利情,現在目前在市面上,還正在炒熱這三個東西,強調名、利、情,但是事實上這個東西能夠變化多少,我說能夠有個百分之一,那個就要偷笑了,事實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看到這個不可能,另外一個我自己也逃脫不出來,我說我是非常準確,可是我自己也逃不出來,那麼這個學問有啥用,我說事實上我把它稱作無用之學,它準不準,我非常肯定這是絕對是準的,千古以來,就不管是東方西方都有流傳下來,那麼都有它準確度,但是它有沒有什麼作用?我只有看到《轉法輪》的時候,我才知道它是做什麼用。第二,我從那裡面才知道,原來所謂的易經、八卦,河圖洛書,包含這些算命書,全部都是史前文化,現在人我常常納悶在想,奇怪為什麼他們以前人那麼準,那麼厲害可以發明這種東西,現代的人都把它稱之為統計學,以為是所謂經驗的摸索和知識的累積,可是我一直感覺不是,可是我又不知道那個是怎麼來的,後來看到後豁然開朗,根本就是看到了嘛!所以,這個只是,我就覺得那時候才知道說,原來這是前人留下來一個,進入修煉的一個線索、一點跡象。”

原來,命運的內涵是如此地深刻,改變命運需要高層次的師父安排一切,消去生生世世的業力,化解在生生世世的各種因緣關係,這還是得人真正地從內心上、從本質上去改變自己,師父才會管的,命運才能夠改變的。如果一個常人,不想從本質上改變自己,不想修煉返本歸真,也只能按照自身生命的業力輪報,走完人生的進程。這個因緣關係,是任何人都不能打破的。命運真的能夠改變的,也不過就是表面上的一些現象,卻造下了很大的罪業。因此,法輪功學員修煉之後,知道這個道理,都不再為人算命了,專心修煉法輪大法。

“人改變不了命運,就是第一個觀念沒有改變。第二個,吃不了苦,人是趨向於好逸惡勞的,所以呢他到最後必定成為我算命史上的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所以呢我那個時候在想說,如果這一生,如果有哪一個學問,能夠解決心苦和病苦,這個才是有用的,後來看到《轉法輪》這本書之後,我真的是非常非常震撼,我看完了,我說這是一本天書,怎麼會有人把裡面的秘密全部都說出來,而且還在書店裡賣,我說這怎麼可能呢?所以後來我就…我看完這本書,我自己歎一口氣,我以前看了不少的一些所謂的宗教的一些經典,那上面一開始他都會講說,這是多麼的殊勝的一個法門啦,那有什麼神奇事跡,可是我從來看過來,我都不覺得有什麼殊勝,因為那似乎是很遙遠的一種東西,但是當我看完《轉法輪》的時候,自己歎了一口氣,我說真的是殊勝大法。而且呢以前看的書裡面,叫人這樣做那樣做,可是我們看完了之後,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做,可是看完《轉法輪》的時候,我自己告訴我自己,我知道該怎麼做,所以從那一天開始,我的觀念變了。” (大法學員 彭士文)

談到觀念的改變,這在法輪大法學員中,可謂比比皆是,例如目前任教於台灣大學經濟系的張清溪教授,就是在修煉法輪功之後,心性與視野兩者皆提升典型的案例“法輪功很多人都認為他是袪病健身,他在袪病健身的功能,功效是非常非常顯著,這個是很多人都親身體會,但是我想他在心靈的那個改造方面,更是其他方法所不及的啦,因為我們從小就唸過很多書,都叫我們要做好人,那什麼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啊,這東西都是我們其實是應該要去做的,我們看過很多這個偉人傳記啦,什麼座右銘啦,但是我們知道那個要做好人,但卻做不到,而且人一旦過到一定年齡之後,事實上我們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這要改變一個人心,事實上非常困難的,我們在學校教書也是知道說,你除非說從小學生開始,或許可以改變他的一些觀念看法,在大學裡面你要改變他的想法,事實上是非常困難的,但是修煉法輪功的人,不管你是三歲還是九十歲,都很快可以改變他的這個觀念、他的行為。主要是我是覺得從法理上,他知道這個法理,特別是從宇宙觀一直到人生觀,他明白做人的道理之後,他為了這個,就在做人道理上,他當然就會改變他的行為。那我自己就親身體驗,我對事情看法,我自己的時候,修煉法輪功之後,我才有個真正的人生觀,那一旦有一個人生觀之後,當然你的人的想法看法,跟你的作為行為都會改變,這個是法輪功我覺得他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他真的可以改變人心啦,使人心向善,修煉者不管他是什麼年齡、職業,他的性別,或是他的這個地域,他都一樣都非常快,可以改變這個人心。”

為什麼法輪功修煉者,能夠很快地改變自己,提升心性呢?因為李洪志老師,在《轉法輪》一書中直接指明:「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法輪功學員知道,人生的一切是自己的本性,偏離宇宙真理後的結果,所謂的命運,也就是自己的業力輪報,人生是神給人最後一次往回返的機會,而不是要貪戀人世,在人中舒舒服服地過日子,就像基督教告訴世人的道理,要從心裡符合神的標準,做錯了事要改過,不斷地提昇自己的心性,淨化自己。神為世人承擔罪業,是要讓人心善良,最後回歸天國,而不是貪求人間的福份。

法輪功修煉者相信命運是一定的,誰也沒有辦法改變它,但是,一個真正修煉的人,是要放下一切執著的,還會執著個人的命運嗎?那麼,為什麼法輪功修煉者,面對已經安排好了,卻又事先無法得知的一切,活得卻又如此有意義呢?那是因為他們明白了真理,不求人間得失,走在一條返本歸真之路,朋友們,請你一起來探索更高深的命運之理,修煉法輪大法,不在五行之中,走出三界之外,回歸到您真正純淨的生命中。

節目內容建議請寄到 編輯信箱[editor@tw.fgmtv.org]
技術問題請寄到 網站管理員信箱[webmaster@tw.fgmtv.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