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是正法

一年了,距離1999年7月20日,「法輪功」在中國被禁止到現在已經整整一年過去了,一年以來,中國大陸千千萬萬名「法輪功」學員,謹守著「真、善、忍」最高心性標準,默默地承受著一切,他們對自己的信仰堅定不移,即使在開除軍籍、黨籍、學籍、逐出居民住宅、沒收財產丟失生命的重大壓力面前,仍然坦然而無所畏懼、仍然願意給所有不瞭解他們的人,充份的時間和機會來瞭解「法輪功」。至於中國大陸以外的各國「法輪功」學員,在過去一年嚴峻的考驗當中,也以實際的行動證實了「真、善、忍」法理,在他們身心上的真實體現,他們藉由不同的表現形式呼喚著人間的良知與正義,他們通過每一次可能的機會,和平而理性地告知世人「法輪功」的真相,他們請您聆聽他們內心最深處的聲音,「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這一天是西元2000年9月4日,來自歐、美、亞、澳、四大洲,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的近2000名「法輪功」學員,奔赴紐約,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為即將展開的一系列弘法活動揭開了序幕。

“我們修煉的是真、善、忍,我們到紐約來,參加這樣的大型活動也是一個修煉。修真,因為我們要把真相告訴大家,把事實告訴世界;那麼修善,是因為我們希望,不能夠把「法輪功」這樣好的一個功法給他戴上了一個不好的帽子,從而使更多的人沒有機會來修煉「法輪功」,也使那些把「法輪功」這樣好的功法進行迫害的人,使他們能夠醒悟,使他們能夠少犯一些錯誤,這是我們在這裡修善;當然修忍是很顯然的,我們大家放下自己的工作、假日很多事情,那麼不遠萬里從各個地方來的,特別是從國外來的,那麼都到這裡來,那是確確實實是捨棄了很多個人的東西,為的也是為了講真話,為的也是這樣一顆善心來的,所以如果有人認為,我們到這兒來是為了跟政府作對或者是讓某個領導人丟面子,那就是大錯特錯了。” 【美國賓州湯瑪斯傑佛遜大學醫院 住院醫師 楊景端博士】

西元2000年9月5日至8日,在聯合國千禧年高峰會議期間,紐約市區隨處可見鮮黃色的T恤衫,「法輪功」學員以一貫的善意、理性的態度進行著各項和平請願活動,他們在炮台公園,在聯合國對面廣場上演煉五套功法,除了悠揚的煉功音樂之外,沒有叫囂、沒有口號,他們在皇后區的法拉盛,以及曼哈頓市區昂首前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遊行隊伍的最前列,由一身素雅的女學員作前導,她們手持被迫害致死的中國學員照片和名牌緩緩前行,場面肅穆,心香一瓣,是遙念、是追悼,更是藉此告訴世人過去這一年來,發生在中國土地上的真實情況。

“我們知道有一萬多人被關在勞改營,有六百多人被關到精神病院,有五百多人被判刑,最高的達十八年,有五十多人在警察拘留所裡被打死,像這種事情簡直是難以想像的,他們所要求的一切就是我們並不想反對中國政府,我們僅僅是要求你憲法中給我們的權利,讓我們信仰自由、讓我們修煉自由、讓我們表達自由,那麼這些權利是最基本的人權。”【法輪大法 發言人 張而平】

“那我母親就是其中一例,她是今年七月中的時候被抓去,從家裡抓走了,然後沒有給我們家裡任何原因,說為什麼要抓她,至今已經快兩個月了,她的消息至今音訊全無,不知道為什麼抓她,也不知道要抓她繼續要待多長時間,像這樣的例子在中國就是只是滄海一粟了,那非常非常多的學員,非常非常多的家庭的成員,他們都失去了他們家裡面心愛的人。”【美國哈佛大學 生物物理碩士 袁峰】

這些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僅僅因為在修煉這個功法過程中,身體健康了、道德回升了,而堅持自己的信仰,不願放棄修煉「法輪功」,就遭受到如此不公的對待,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在反覆的審問中,學員們被要求放棄他們的信仰和修煉,說假話、做違心的事是如此具有誘惑力,只要他們表態,說出對「法輪功」的負面評價,他們可以不必被開除學籍、軍籍、黨籍,完全可以保住居民住宅、工作和財產,而說真話的代價又是如此之高,他們會失去自由、被打、被關押,甚至可能付出寶貴的生命,然而在佛法真理面前,他們選擇了說真話。

“他們是真正做到大無畏,在做到那個「真善忍」對他們的要求,在那個強大的壓力下面他們都毫無畏懼,但是呢,但是從另外角度上來講,作為一個旁觀者角度上來講,我覺得他們所受到的待遇是非常不公正的,而且我自己也是修煉「法輪功」的,就是將心比心嘛,如果我在大陸的話,我也可能會受到同樣的待遇,所以我覺得有必要到這兒來講一句公道話。「法輪功」的真相,是因為「法輪功」實際上真的是要求所有的修煉者做到「真善忍」,做事情要為他人著想,要先他後我,要無私無我,所有大陸學員的所作所為是完全符合「真善忍」對他們的要求的,他們是沒有任何暴力行為或者是有任何政治主張的。”【美國賓州大學 機械博士 王煜洲】

在60多名被折磨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當中,陳子秀的遭遇就曾於今年(2000年)4月20日經由美國華爾街日報,以頭版頭條的大篇幅報導方式刊登,廣泛引起世界媒體的關注:華爾街日報記者伊安約翰遜(IAN JOHNSON)在報導中說:(中國濰坊消息)

在陳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輪警棍打擊後,幾乎失去了清醒意識的情況下,這位五十八歲的老人,還是堅定地搖了搖頭,暴怒的地方官,讓陳子秀赤腳在雪地裡跑,根據其他目擊這一事件的監獄中的人說,兩天的折磨,使她的腿嚴重淤傷,她的短短的黑髮上粘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並於2月21號去世。陳子秀的女兒也說,官員們表示:只要她說與「法輪功」斷絕關係,他們就讓她走,但是她拒絕了。兩年前,當時的陳女士已經守寡二十年,而且兒女都已長大成人,她開始定時參加「法輪功」修煉活動,她的女兒並不煉「法輪功」,但她回憶說:我母親從來不是迷信的人,坦白說,她過去脾氣很壞,因為她覺得自己老了,而且為獨自撫養我們做了很大的犧牲,參加「法輪功」後,她的脾氣好了許多,她變成一個更好的人,我們真的很支持她,儘管陳女士從未關心過政治更別提帶有任何政治意圖,而僅僅因為她堅持修煉「法輪功」,在被拘禁了短短的三天之後,一個好好的人竟然猝死,家人都沒來得及見到她最後一面。陳女士的女兒說,她們被告知她母親因為心臟病突發正常死亡,但是當陳女士的女兒在幾近瘋狂的強烈要求下,獲准看母親遺體時,卻發現母親小腿淤黑,背上有六英吋長的鞭痕,牙齒裂開,耳朵腫大青紫,屋子牆角的袋子裡裝滿了母親的遺物,沾染血跡、被扯破的衣服,還有沾著污跡的內衣,陳女士的兒女們試圖提出訴訟,但是沒有律師受理他們的案子,到了3月17日,醫院竟在沒有得到家屬同意的情況下,火化了遺體。

陳子秀的女兒,事後發表了一篇信函最後說道:

母親的身體狀況是有目共睹的,她有一副那麼令人羨慕的絕對健壯的身體,她的確不吃藥、不看病也沒病可看。一位合法公民,我願意尊重她的意志和選擇,她的善良、無私和秉直,有口皆碑,在她整整二十年的孤身一人,飽經風霜的歲月裡,度過的每一天都讓我們懷念,她的堅強、她的品質、她的精神讓我們敬仰,所有人都知道陳子秀是一個好人,而她旳結局是如此的悲慘,作為子女,如果一天不為母親討回一個公道,活在這個世上,將無法面對自己的良知,一天也不能心安,媽媽,您現在在哪裡呢?

寫這封公開信的同時,陳子秀的女兒還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是到了今年8月,她已經加入「法輪功」修煉行列了,「真善忍」法理溶煉了她,使她原本含怨的心逐漸消減緩和,善的力量是巨大而動人的,由今年8月她所寫的另一封致打人兇手的公開信中,可以明顯看出這種變化,她是這樣寫的:

媽媽的身體是健壯的,媽媽付出生命的代價,追求真理,我明知伸冤不會有結果卻四處奔波,媽媽的行為在啟發教導我們,遠離憤怒、仇恨和敵視。我們現在只是在證實真理,喚醒良知、呼喚正義。…其實,我也曾跟你們一樣,誤會了「法輪功」。我曾教育媽媽,批駁她們的思想,然而,媽媽的死,讓我驚醒。誰對誰錯?誰善誰惡?誰是誰非?通過媽媽她們遭受到的一切,我們不應該深思和反省嗎?世界上哪一個國家的邪教徒,甚至是哪一個普通人面對如此殘暴的嚴刑拷打,可以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她們並非無還手之力,有這樣善良的邪教徒嗎?她們邪在哪兒?她們錯在哪兒?她們因為信仰而身心受益,找到了生命存在的意義。…是媽媽的死,是她偉大的人格力量,是因為她們有了真理而無所畏懼的力量,讓我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者的隊伍中。除去這個法和理,我又能相信什麼呢?因為修煉,我知道媽媽不會記恨你們,我也不會記恨你們,但我想真心地告誡你們和所有助紂為虐的人,懸崖勒馬吧!為了你們自己,為了人類,為了社會,放下你們手中的棒子停止邪惡吧!

看完陳子秀的相關報導後,再讓我們將鏡頭轉到這位青年女教師趙昕身上。趙昕,今年三十二歲北京商學院研究所畢業,過去八年來一直任教於北京工商管理大學,今年6月19日,她因為和二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紫竹院公園煉功而被捕,6月22日晚間,她被送到醫院骨傷科急救,當時趙昕意識還清楚,到了23號下午手術之前趙昕已經昏迷,進行了十個小時的手術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她一直處於休克昏迷高燒狀態,並且是高度危險期,趙昕第四、五、六節頸椎粉碎性骨折,頭部輕度外傷,左眼腫大有外傷,肺不能呼吸,人全靠輸液和呼吸器維繫生命,醫生表示即使將來能好也是高位截癱,現在靠藥物維持著。趙昕在被折磨致殘之前,剛在北京工商管理大學校運會上,贏得了跳遠第一名的殊榮,風華正茂的女教師,在被拘禁短短三天之後,竟然全身癱瘓,日前趙昕已經清醒過來,她本人堅持拿掉呼吸器和氧氣,但是仍然奇蹟似的在逐漸康復之中。

“他們唯一的迫害理由就是說,他們堅持修煉「法輪功」,他們堅持信仰「真善忍」,我覺得這點對我來講是覺得非常大的震撼,我看到他們被打死的那個故事,我心裡非常非常地難受,我覺得今天我在美國我有這個自由,我能夠替他們說一些話也替他們說一些話,讓世人知道真相,我也希望中國政府認清這個真相。”【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物理研究所 研究生 李建中】

“從去年以來學員在各國、各個地方,也都讓公眾瞭解了,讓他們瞭解發生什麼事情,希望對人權這種人權迫害,希望對「法輪功」本身有一定的瞭解,我們是想如果大家都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是少數迫害善良人民最不希望看到事情,他們最怕的就是大家知道了真相,所以我們想做的就是讓更多人知道這些真相,那麼將他們的這些政策措施,就沒有市場了,這樣的話才真正地能夠徹底上根本清除這樣不正的勢力。”【美國哈佛大學 生物物理碩士 袁峰】

目前全世界「法輪功」學員的做法正是站出來講明真相,一旦讓大家都知道發生在中國大陸的真實情況,更要以實際的行動讓世人明瞭「法輪大法」是真正使人身心受益的正法。有報導說,「法輪功」迷信,「法輪功」如何如何,但有沒有人真正思考過,為什麼「法輪功」在傳出短短七年之後,便已弘傳到全世界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學員人數多達一億人,這些人一定都是盲從、迷信的愚民嗎?有沒有可能其中多數的他們,其實都是先通讀闡述「法輪功」法理的書籍「轉法輪」,以科學的研究精神經過理性的思考、判斷而作出的選擇呢?

“我受過多年的高等教育,在中國大陸是清華大學的學生,然後呢,通過李政道教授的物理項目來到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讀博士學位,讀過博士學位以後,又在貝爾實驗室工作過多年,我曾經有過二十幾個專利在貝爾實驗室。我學「法輪大法」我覺得我是字字句句,我都經過了我理性的思考以後,我才去相信的,其實我做任何一件事情,我都是那麼做的,我覺得我是一個非常理性,我覺得其實我非常自豪一點,我覺得我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我是不輕易相信什麼東西,但是「法輪大法」我讀了以後,讓我是非常佩服,我在裡面學到了很多很多,我在科學方面沒有學到的東西。”【美國普林斯敦大學 物理學博士 李淵】

“我學「法輪功」的目的,在一開始的時候,並不是為了想要學他,我是一個非常自傲的一個人,因為我在我的一生當中,幾乎我想得到的都得到了,是一個非常成功的也是大家都認為一個模範,所以在剛開始別人介紹我「法輪功」的時候,我不很相信,我之所以後來要學這個拿這本書(轉法輪)看的時候,目的是為了要跟對方辯論,來證明「法輪功」是錯的,我是抱著那麼一個目的拿這本書(轉法輪)來看,但是當我把心放下來,認認真真去讀這本書(轉法輪)的時候,抱著一個很客觀,你不用去相信也不用去反對,你就是做為一個我們一個搞科學的一種客觀的精神,你會發現他講的是真正宇宙的道理。” 【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物理研究所 研究生 李建中】

“因為我是個人學科學的,但是我個人感覺即使有一個博士的頭銜或者是在哪一方面有所造就,並不重要,因為每個人的智慧都是有限的,但是我發現這本書,似乎超過了很多的觀點,也超過我們甚至於博士的水平,不管在物理方面、化學方面、生物方面還有人體科學方面,好像是一個很博大精深這麼一個更新的一個科學,是值得探討的一個領域。”【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 物理學博士 楊森】

學員們一再提到的這本書,是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書中闡明了宇宙的真理,破解了宇宙、時空、人體之謎,讓人明白做人的真正目的,以及生命存在的真實意義,很多人通過閱讀「轉法輪」,思想受到啟迪,對自身專業研究領域也因此有了突破性的見解。

“而其實我們人都明白,人是萬物之靈,人有精神方面的東西,其實我們周圍的世界也是非常非常複雜的,遠遠比我們現在研究那些物質,也就是那個領域的東西要複雜多得多,這些東西在科學上就非常難以解釋,非常難以突破,「轉法輪」裡面實際上,這方面的非常複雜的課題,他都有答案,只不過是不在整個表面,因為他是透過了非常簡單的一些事例,李洪志先生透過一些非常簡單的事例,用非常淺白的語言在談這些事情,是我通過了讀了多遍以後,慢慢就明白了很多這裡面的道理,我覺得對我做科學的人也是有很大的指導,因為我現在我也明白,怎麼樣來做對於人類更有好處的研究,我的思路就更加開闊了。” 【美國普林斯敦大學 物理學博士 李淵】

“科學本身是很有限的,而且你從科學的方法來講因為宇宙是…大家都知道,宇宙是有限的、浩瀚的,你用實驗的方法去認知,宇宙就像盲人摸象一樣,總是摸到一個非常局部的現象,所以我以前對宇宙的概念實際是非常模糊的,然後看了「轉法輪」以後,才知道了宇宙中間的那個奧妙,宇宙、做人的目的,各種各樣的關係,才知道為什麼人生存於這個世界上。”【美國賓州大學 機械博士 王煜洲】
眾所皆知「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既修心性又煉功,修心性有「轉法輪」等系列書籍做指導,法理清楚系統地闡述了宇宙的真理,而五套功法的煉習則在強身健體方面效果卓越,有目共睹,身體健康了,精神狀態自然輕鬆愉快,這在學員中有許許多多親身的例證。

“修煉「法輪功」以前,我身體很不好,而且得了很嚴重的肝炎,得了我想有…八二年吧,到九五年,十三年,身體都一直是很虛弱,那麼煉了「法輪功」以後我的身體是越來越好,煉了「法輪功」以後兩年,我查了一次血,三十二項血指標,有四項是肝功能還有其他的一些指標,後來發現結果都是正常,這是在我們公司也是非常少見的,所以說修煉「法輪功」以前我是一個可以說老病號,修煉「法輪功」以後我是變成了一個,在兩年的時間之內,變成了一個非常健康的人,所以在這方面我是非常地感謝這個「法輪功」。”【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 物理學博士 楊森】

“我覺得這個大法太好了,因為我是一個兒科醫生,我在修煉以前因為工作的勞累,使我身體有好多毛病,除了心臟沒有病以外,其他的五臟六腑都有病,我打太極拳,打了二十多年沒有把我的身體打好,可是我煉了「法輪功」,僅僅兩年多的時間,我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所以我覺得我在「法輪大法」當中,我是一個心身受益者。”【前上海醫科大學附屬兒科醫院 副主任 聶淑文醫師】
“我修煉以前有很嚴重的頭疼病,每個禮拜都要嚴重的犯一次,自從修煉以後再也沒有來過,我是事業上是在比較平靜的情況下得到這個「法輪功」,在得到「法輪功」以後,我對事業上就更努力一些,但這種出發點完全不是為了個人的利益,去爭名爭利這方面,而是真正地為客戶去服務,那麼這樣的話不但效率高了,而且腦子非常地清楚,不再為那些以前的一些小事或者一些利益上的問題感到煩惱了,無為,所以非常地輕鬆。”【美國佛羅里達州 斯特森大學法學博士 李維律師】

有人不禁好奇「法輪功」袪病健身的效果,到底是如何達到的?以下我們分別從西方醫學觀點和修煉的角度去認識和理解,或許可以提供您不同的思考方向。

“精神壓力是導致疾病和使疾病加重的一個重要原因,那麼現代醫學也認識這一點,所以現代醫學叫做心理社會生物的醫學模式,那麼就是強調心理健康的重要性,那麼很多研究認為各種各樣的慢性及慢性疾病,都是跟精神壓力有關,那麼如果你通過修煉能夠緩減或者甚至完全去掉精神上的壓力的話,那麼你的健康不僅是會有很大很大的改善。那麼第二個很簡單,就是不良的生活習慣是導致很多很多疾病,那麼甚至70%到80疾病重要原因,我本人就是十幾年的抽煙者,一天兩盒煙,扔掉了多少打火機,發了多少願都戒不掉,修煉「法輪功」一個星期就不抽煙了,到現在為止,都是幾年前的事情了。那麼這個如果能夠幫助人改掉不良生活習慣,那不就是從根本上,防止了預防了很多疾病的發生嗎?” 【美國賓州湯瑪斯傑佛遜大學醫院 住院醫師 楊景端博士】

“在顯微鏡沒有被發明之前,有人說病可能是由一些的微觀物質傳染的,像病毒、細菌,但是那時候因為大家看不見,所以認為這個人是有神經病或者說的是不現實的話,現在大家都知道這個疾病是由細菌和病毒引起的,所以我覺得「法輪功」
其實是在闡述這個理,他是說疾病是由一種微觀物質引起的,這種微觀物質它比病毒和細菌所在的空間更微觀,我們現在還探測不到感覺不到,但是實際上「法輪功」的修煉者通過修煉「法輪功」,他們其實就是說用親身的經歷證明了這種物質的存在,「法輪功」的修煉就是直接把這種物質給去掉,所以他是能真正達到袪病健身的真正的目的。”【美國康乃狄克州 註冊內科醫師 朱彤】

既然由學員的口中得知「法輪功」袪病的原理,那麼有宣傳報導中說,在中國大陸因為煉「法輪功」死了一千四百多人,又該如何解釋呢?

“我們聽到美國之音的報導,他說這一千五百人,有一個母親是煉「法輪功」死的,結果她的女兒在華盛頓向美國之音報導說,我媽媽實際上是死在醫院裡頭,不是煉「法輪功」,真理的光芒是遮不住的,所以我想謊言是不打自招了。”【法輪大法 發言人 張而平 】

“在過去的七年當中,在「法輪大法」遭到迫害的,七年當中,你沒有聽到一個煉功的人或者煉功人的家屬,來向社會投訴,說他們的家人因為李老師不讓他們吃藥導致了任何不良的情況,從來沒有過,那麼為什麼突然之間就會冒出這麼多人來,在中國大陸(自然死亡率)一千個人當中,應該有6.8個人會死,那麼一千萬就是6.8萬人,每年(自然死亡率)6.8萬人會死,正常死亡的,那麼七千萬人(自然死亡率)就是48萬人,那麼七年呢,就是二百多萬人,不修煉的人正常死亡率都是這樣的,那麼「法輪功」學員七年當中,當然他不是一下有七千萬人,你找到1400例,那你就是等於在告訴我「法輪功」已經拯救了無數人的生命,而且你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年齡偏大,有各種各樣疾病的人,那麼他們應該按理說死亡率要比正常人還要高一點,那麼恰恰相反,所以這就告訴我,通過這樣的簡單的分析,我更下定決心這個「法輪功」我非修不可。” 【美國賓州湯瑪斯傑佛遜大學醫院 住院醫師 楊景端博士】

很多人在修煉了「法輪功」之後身心起了巨大的變化,身體健康了,道德提升了,心性也在不斷地昇華,過去爭名奪利的心,緩和了;追逐虛榮的念頭,放下了;沒有膜拜皈依等宗教儀式,不收取費用,也沒有供養,大家在家庭、工作單位、社會都自發性的自我要求,做一個道德高尚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好人。

“我可以舉例來講,我有一次做實驗,當時我的實驗設備是我自己為我的實驗室買的,為我的實驗買的一個設備,按說我是自己最有權利使用我自己買的設備,但是我發現我們實驗室有一個人,他有一天跟我講他說他的實驗需要用我的設備的一部分,就叫POWERSUPPLY,就是那個電源部分,我說可以,你可以跟我一塊來共享,因為我不是每天都用,結果過一段時間我在用的時候,他說你現在不能用,為什麼?他說明天我要用,我說這個設備是我買的,我的實驗是最有優先權的,我說你想借用我的東西可以,但你不能說不允許我用,那麼這個德國學生就非常非常生氣,他就是跟我說你不行,就跟我爭起來了,當時我…按照我常人的以前的習慣,一定要跟他爭的,但我突然想到這件事情不是偶然的,這件事情我要向內找,我就靜下來忍了忍,我就跟他說,我說你用吧,然後我自己就去想我的實驗怎麼會做得更好,結果事實我發現,我原來要做的那個方案是錯的,而這個學生,他當時急著要趕一個會議,所以他要忙著做實驗,所以他當時就顯得很無禮,但這件事情過後之後他就非常感謝我,在他的博士論文上特意寫到,感謝我對他的支持,所以我就發現當我們遇到問題的時候,就像師父說的都向內找,這個世界大家矛盾誤會就會減少很多,我們大家就會生活得更加愉快。”【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物理研究所 研究生 李建中】
人生當中就是追求怎麼樣發達,怎麼樣能夠賺錢什麼的,我自己還開公司什麼,但是在修煉了以後就知道這些東西就是說,實際上很多生活當中很多的苦惱,很多的壓力都是和自己有些不切實際的那個追求有關,所以在修煉以後,這些東西就自然而然放淡了,所以生活也…就是說變得非常輕鬆愉快,而且就是說知道自己在努力做一個好人,所以活得也非常坦蕩,心安理得吧。”【美國賓州大學機械博士 王煜洲】
“就是我以前和我的岳母住在一起,我的岳母很喜歡種花,就喜歡把我們的花園把它挖起來,種花種菜弄得家裡很髒外面很髒,我很不能容忍,和岳母的關係不好,修煉「法輪功」以後,我們講「真善忍」,我們就忍,我就不再和她爭,我發現我不爭以後不是我的心情很壓抑難受,而是我很快樂,心裡很舒展,我的岳母對我也好了,我對她也好,以前我們甚至都不在一起吃飯,那我們現在都一起吃飯、一起出去玩,大家非常好,我覺得我的生活質量很高。”【英國設菲爾德大學 航空工程博士 邵力】
學員們一再提到的「真善忍」正是「法輪功」裡的核心法理,也是心性的最高標準,真:就是說真話、做真事,將來達到返本歸真;善:就是慈悲心常在,做事先考慮別人,以苦為樂;忍:就是能吃苦中之苦,能忍常人難忍之事。瞭解了「真善忍」法理之後,就不難明白為什麼中國大陸的「法輪功」真修弟子們,冒著生命的危險去政府機關上訪,他們是以個別公民的身份,行使中華民國共和國憲法第41條賦予公民的權利,秉持著善念用平和的方式向政府說真話,表達心聲,即使面對不公正的對待,他們仍然以大忍之心默默地承受,目前這群堅持信仰的中國「法輪功」學員,處境艱困,而且受難的學員人數仍在持續增加當中,需要世人給予關注,更需要國際社會的支持和協助。

“我們呼籲世界領袖們以及各國善良人民以及各政府組織、非政府組織,繼續你們對我們的關注和幫助,我們要求你們能夠給我們道德上和各種方面的幫助,這樣的話,我們能夠真正地保證國際上的人權準則,能夠不但在世界各地能夠得到落實,在中國這塊土地上,也能得到落實。”【法輪大法 發言人 張而平 】

「法輪功」現在在全世界已經廣為人知,「法輪功」學員的親身體會是:他是一個純正祥和,福益身心的好功法,如果您已經從報紙、電視或其他宣傳品中認識了他,得到的卻是完全相反的結論,我們請您先別急著輕易論斷他,何不親自來瞭解一下自己做一個理性的分析和判斷呢?

“我覺得每個人在接觸「法輪功」,從聽到到開始,真正地去嚐試,再到真正地認識他,是有個過程的,所以呢有疑惑有猶豫呢是非常正常的,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法輪功」他是無條件的幫助人,那麼做為你任何一個人來說,你什麼都不會失去,你只能是得到,你通過修煉,你永遠是得到,那麼我就是鼓勵,既然如此,為什麼不給他一個嚐試的機會呢?至少給自己一個機會。”【美國賓州湯瑪斯傑佛遜大學醫院 住院醫師 楊景端博士】

闡述「法輪大法」法理的「轉法輪」系列書籍,您可以從網路上免費下載,「法輪大法」網站是WWW.FALUNDAFA.ORG
請給好奇的或正在猶豫的自己,一個嚐試的機會吧!

最後螢幕的文字:
法輪功學員的三點呼籲:
1.希望中國政府和我們直接和平對話,理性妥善地解決問題。
2.希望中國政府能夠結束對法輪功的鎮壓,恢復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並恢復李洪志先生的名譽。
3.希望中國政府釋放所有被關押在精神病院以及監獄中的法輪功修煉者。

節目內容建議請寄到 編輯信箱[editor@tw.fgmtv.org]
技術問題請寄到 網站管理員信箱[webmaster@tw.fgmtv.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