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滿天(88歲老太太篇)

“我活到年紀這麼大了,沒辦法了,我以為我年紀太大了不能煉了,來不及煉了,聽老師的講法我聽不懂,煉的手勢,我笨嘛!好難您知道嗎?”(大法學員胡志永女士)

分別在一、兩年前,講這段話的兩位老婆婆,現在已經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了。傳統的觀念裡,〝修煉〞對年輕人來說太遙遠了,對老年人而言又太遲了,真的是這樣嗎?

“我現在不覺得我在這裡是多餘的,我都不覺得了,都開通了,這都是《轉法輪》的功勞,師父在幫我,我能夠這樣修成真是心滿意足,我現在沒有什麼東西,你們問我,什麼東西,妳滿足嗎?我滿足了,我說我滿足得一蹋糊塗。”(大法學員胡志永女士)

〝生老病死〞人人皆然,〝老〞是你我不願邁入又不可能逃避的。人都不喜歡老,卻又無力挽回已逝的青春,但是生命的絢爛不只是在日正當中才可擁有,晚霞滿天更是紅艷照人。一九九九年十月,一個看似平淡無奇的機緣下,胡老太太沒有選擇油盡燈枯地過完一生,她選擇了修煉,這條令她意想不到的人生道路。今年88歲,出生於上海的胡志永女士,現居桃園市,在晚輩的介紹下,她開始接觸了「法輪大法」。

“小椿叫我煉「法輪大法」,夫妻倆好誠心,我這麼大年紀了還有人來安慰我,就動了我的心,這是對我好,讓我看書,看看書之後三天之後,我書就放不掉了。我覺得有好多的東西,書裡講的,都是我不能想到的東西,這樣我就相信了,所以我就一直煉下去,我就跟師父講,我假使我有生之年,我非煉「法輪大法」不可。”(大法學員胡志永女士)

是什麼力量讓胡老太太堅定了修煉下去的信心?答案就在「法輪大法」的法理中。「法輪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創編的上乘佛家修煉大法,以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根本,強調心性多高功多高,修煉者以學法修心性為主,煉功為輔,是一套真正性命雙修的功法。也就是說,除了修心性之外同時又修命,藉以強身健體轉化本體。

除了病痛之外,憂鬱、孤單、缺乏活下去的慾望,是老人們普遍存在的問題,很多人渴望心靈有所依託,但又不知道怎麼去修,柴敬椿先生談到了姨婆學法前後心境上的變化。

“像姨婆,她從以前就是很要面子的一個人,別人只要說到她什麼不好聽的話,或者說是有刺激到她的話,她心理就會憤憤不平,非常生氣。可是在學了「法輪大法」之後,家裡的人或者外面的人,有時候真的會對她出言不遜,甚至於辱罵她的時候,她都能夠用微笑,來代替以前的憤怒。”(胡志永侄孫柴敬椿)

現在您看到胡老太太,活潑硬朗的樣子,是不是感受到了中國人所說「相由心生」這句話的意思了呢?但這改變並非一夕之間,在這現代化的社會舞台,主角永遠是青年和壯年,家庭的焦點總在新生而非代謝,胡老太太也曾這樣沮喪這樣埋怨過:“我沒有什麼了嘛!他們每個人都好的很,我沒有用的一個老人,對不對?只有討厭,我真的想我自己是一個累贅,我不是一個累贅嗎?煉「法輪大法」之前,我就覺得人好孤單,年紀這麼大了,孤單嘛!”(大法學員胡志永女士)

人很難改變固有的觀念,歲月的沈積,使人越來越難回頭看看,自己固守的觀念是不是對的?有人一生追求名利、怨天尤人,甚至終其一生都不明白為什麼活得這麼苦、這麼累?然而,胡老太太敢於改變自己幾十年來的想法,現在「真善忍」成了她待人處事的原則。她不再抱怨、不再斤斤計較,活得更開朗更自在了,現在心好了,心也放大了嘛!放寬了嘛!

“沒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覺得我心情非常毛躁,樣樣事情都是不順心的,看人也是不順心,樣樣都覺得自己了不起,就是我這種高傲的心態不好。到現在我樣樣都轉變了,所以我覺得我現在心情很好,覺得很開心,這個就是我心境的轉變,大概就是煉「法輪大法」的功勞。師父讓我改變我的心性,心性提高,人也跟著開朗起來,隨之帶來身體的變化,更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我從前的毛病都是奇奇怪怪的,所有有名堂的毛病我都生過,所以我能夠活到現在,我自己也不相信。現在碰到師父之後,那更好了,煉了「法輪大法」之後,那就更好了,我就好像年輕人一樣。”(大法學員胡志永女士)

胡老太太這樣神奇的轉變,真是令人稱羨,然而對於一路伴著姨婆,走過這段歷程的柴敬椿先生來說,這一切改變絕非偶然。他回憶了,剛開始教姨婆煉功的情形。

“婆婆她在學習五套功法之前,她的右腳才摔斷幾個月,那有釘上人工髖骨,出院的時候醫生有特別交代,從今以後以後這個病人腿不能彎超過45度。可是她自己完全不把腿斷當回事,所以她一開始,她散盤沒有幾天之後,她就硬把右腳拉上去單盤。因為她剛好是右腳斷掉,所以她拉上去的時候,她那個手術傷口都沒有完全癒合,她說那時候是非常地痛,那一段時間,可以說就是最痛的一段時間,她整個腰到屁股到大腿骨,她說都是劇痛。”(胡志永侄孫柴敬椿)

這個人如果他真的知道,這個法的珍貴,他才能夠有這麼大的忍耐力,能夠去承受這一切。“那麼我一定要盤,一定要盤上去,那麼等他們回去之後我就下決心我要盤。”(大法學員胡志永女士)就是一顆對大法堅定的心,讓胡老太太突破了88歲老人身體上的障礙。

“不為什麼,只為修煉,我終究是要煉下去,一定要盤上的,那麼我結果去拿那個綁頭的帶子,套在頭上,套在頭上把腳套進去,吊起來,然後把這隻腳,這隻好的腳硬扳上來,扳上來那個時候,真是痛得…,我沒辦法,我只好叫起來,叫起來,那麼我不管嘛!等真的拉上了,盤好了,師父真的幫我了,一點也不痛啦!好舒服啦!我心裡想我怎麼這麼舒服呀!這麼舒服啊!就痛了這麼一下,不肯讓我盤上,等我盤上,我覺得好舒服,結果好像真的坐在雞蛋殼裡一樣。這樣子,我就這樣子盤上。”(大法學員胡志永女士)

現在,胡老太太能一口氣雙盤打坐75分鐘,看《轉法輪》的時候,眼睛越看越清楚,右腿骨上的鋼釘,釘不住想要修煉的決心,白內障也矇不了渴望學法的雙眼。如果說還有什麼能阻擋人修煉的,只有塵封的心吧!

“我們都知道我們人都會老,像姨婆她這一輩子,目前(2000年)活了87歲,她常常跟我講,她說,在修「法輪大法」之前她人很孤單,她覺得她上無父母,下無子女,她覺得她這一生活著,不知道為什麼?推薦「法輪大法」給他的時候,她現在告訴我們啦!我們聽了也蠻感動,她說她知道她為什麼活著,她現在人覺得非常地輕鬆,她心裡不苦了,她覺得這一輩子,不管將來的生活跟未來是什麼,她都不會害怕。她覺得目前能夠得到大法,她真的是心滿意足了,所以她也不想什麼,因為她知道大法能給她最好的。”(胡志永侄孫媳鄭素雅)

“像我這樣的人哪,師父會不放棄我,能夠來教導我、關心我,來保護我,這是我太幸運了,是我修來的福。師父不求什麼名、不求什麼利,只求我們修上去,這是師父的目的完全是他的慈悲心,所以修的人最好不要辜負師父的好意。總歸要修就要一心地修,不要有兩種想法,始終不要離開這個《轉法輪》,師父一定會給你一個好的結果。我有這樣信任的心,我的信任心非常強。”(大法學員胡志永女士)

修煉之路不是用來安慰老人的海市蜃樓,更不是迷信與空談,他能真正地改變人心,使人提高上來。親身受益的胡老太太,說出了她最殷切的期盼...

“希望有緣的人哪,聽到我這樣講之後不妨試試看,假如失掉這次機會,我覺得機會是沒有了,所以我希望能夠有緣的人抓住這個機會不要放棄煉功,這是我始終所希望的。”(大法學員胡志永女士)

“「佛法」是最精深的...(《轉法輪》)”是的,老太太背誦的正是《轉法輪》這本書。我們看到她樸直爽朗,背起書來耳聰目明的模樣,很難令人相信謝女士,曾是老人癡呆症患者。今年88歲,住在豐原的謝桂鶯女士,沒有修煉「法輪大法」以前,和許多老人們一樣,內心感到徬徨空虛。生命的繁華已逝,留下的只是衰竭的身體和減退的腦力,甚至感到自己無用卻又無助,生存的價值和活著的尊嚴,也都隨著歲月的增長慢慢流逝。謝老太太曾經就是這樣一個,飽受病痛之苦的老人。

“我是在民國83、4年的時候,身體就漸漸地不好。開始的時候就是心臟病,心臟病之後就是腳氣病,吃藥都沒有效,而且到最後就變成了胃腸病,胃腸就是胃潰瘍,痛起來很難過就去住院,胃潰瘍還沒好時,就又走路摔倒,蹬了一下就這樣全身都不能動,躺在床上,連要拉著起來都起不來。”(法輪大法學員謝桂鶯女士)

謝老太太的心和她生命的氣息,就像風中殘燭,再也沒有燃起的希望,這時,女兒送她的一本書改變了她的人生。

“我女兒就成全我,介紹「法輪功」,加入「法輪功」,那個時候我就是想到說我已經年紀八十幾歲,怎麼可能去修這個?就不去接受他,然後她書就拿來了,三看四看就看到了。老師《轉法輪》裡面有寫,寫說老人年歲實在有限,能夠修這個「法輪功」也可以幫我們延長壽命,讓我們修這樣。那個時候我想到這樣就很高興,如果這樣就看是否有可能得以挽救,我才開始看《轉法輪》去修。這樣就是身體漸漸好起來,我就這樣煉下去。”(法輪大法學員謝桂鶯女士)

就這樣,謝老太太在女兒的鼓勵下,嘗試著學法煉功,現在的她面色紅潤,已經不是從前,那個靠鐵衣支撐的孱弱之軀了。這樣的變化,連老太太的鄰居都感到驚喜。

“本來要煉「法輪功」之前她沒有信心,她說年輕時找不到好的法門可修,身體一直不好。她女兒戴玉惠叫她看《轉法輪》叫她煉功,她說老了無用了。我們老師在《轉法輪》裡有說,所以她煉了這個「法輪功」之後,之前去煉功點都要帶枴杖,還要人扶著,半扶半走這樣,煉了之後都不用枴杖。”(謝桂鶯鄰居林美惠)

“我剛看到阿嬤的時候,她很虛胖、全身都水腫,肺部也有積水,腎臟不好,胃也不好。她全身都腫大,後來她煉了法輪功之後,就一直改變,一直改變。臉變得很紅潤,白裡透紅,水腫也一直消下去。本來她都要靠別人扶她去煉功點,最近她的改變,都瘦下去變結實了,臉色紅潤頭髮也變得比較黑。她可以說整天,你若是去樓上看她,她不是在看書就是在打坐,不然就是在聽錄音帶,聽老師的講法。我說妳怎麼這麼認真,她說:我不認真怎麼行?我這一段時間,是老師延長給我的壽命。”(謝桂鶯練功點同修林碧)

然而,這樣的奇蹟只是個開始,學煉「法輪大法」之前,她和許多老年癡呆症患者一樣,生活不能自理,並且因此住院三次,成為家人的重擔,“她現在若是沒煉功,妳記得把褲子當衣服穿嗎?給妳漏氣,已經腦都退化了。”(謝桂鶯家人)

「那麼佛法到底是什麼呢?(《轉法輪》)」很難令人相信,眼前這位背書的老太太,曾患有老人癡呆症。年邁的她,對於自己不能像年輕人一樣,可以讀書學法,感到著急,於是她克服了心志上的障礙,開始努力背書,只求有生之年,頭腦裡能記住的法越多越好。

“連年輕人都不會背《轉法輪》,她會背,不但會背,她一天背一頁。一天可以背一頁,自己又錄起來,現在背到哪裡了?她說快要第六講了,一些同修看到她背書背得這麼好,就想要背,很多人也在背書。”(謝桂鶯之女戴玉惠)

學煉大法至今謝老太太身心進步神速,不僅行動自如,而且頭腦清醒,料理自己的生活起居早已不是問題,但這一切不只是煉煉功就能達到的。而是在學法的同時,提高自己的心性,去除各種執著的心,還沒有學法之前她就很難過,會哭、會傷腦筋。

“想到我這麼老了,人家都不要了,要怎麼辦?又不能死又不能怎樣,就會哭,所以這個心境她真的很傷腦筋,後來她學大法以後,她說如果人家對她衝擊的時候,刺激到她的心的時候,她就心裡一直想謝謝你,感謝…在給我過關。”(謝桂鶯之女戴玉惠)

現在不只謝老太太整個人的改變很大,整個家庭的生活,也變得明亮起來了。感觸最深的,當然就是女兒戴玉惠了。

精神清楚,心、身健康,她年紀這麼大了,能夠得到這個大法,看到別人得這個大法她都很高興,高興地笑咪咪的,笑到眼睛都沒看到眼珠。得到大法和重生的喜悅,不是一般人可以體會的,感激的同時,老太太不忘把這親身受益的正法介紹給別人。

“我在兒子那裡住,到那裡也有一些老年人,七十多歲了,他煉我也鼓勵他。我就把他介紹到我那邊去煉打坐,我每個早上都鼓勵他去,他很感動就一直謝謝我。”(法輪大法學員謝桂鶯女士)

“我們這些豐原的特色,就是一群四十年前左右,一群想要修這個正法的修煉者,走來走去走不到一條正路可以走。只是錢也花光了,身體也壞了,年紀也大了,心性要修是沒那麼簡單。過去我們也常常說要修心性,可是又不知道怎麼樣修,理論歸理論,實際沒走出來。今天到老師出來傳這個大法的時候,得這個大法真是很慶幸,很萬幸,不虧我們走了那麼多的冤枉路,能夠得到這個大法。”(謝桂鶯之女戴玉惠)

清晨,謝老太太的身影,在煉功的人群中毫不顯眼。但是對於一個曾經全身帶病,幾近癡呆的老人而言,這份平凡卻是得來不易,無獨有偶。遠在美國西雅圖市這位年邁的老太太,也是法輪功學員。您看她精神抖擻的模樣,一定也難相信,她今年已是97高齡了。

“她煉完動功以後,我說大家給她鼓掌,97歲可以做完這個動功,她講了一句話:我們還希望這種功法,越多越好!全世界需要這種鍛鍊,越多越好!講話口齒非常清楚,好像沒什麼病,而且走兩條街到我們煉功點煉功,不需要人扶動。”(法輪大法西雅圖學員王名宿)

台灣、美國,東西方三位分別是88歲,和97歲的法輪功學員,她們的毅力和堅持交相輝映,為「晚霞滿天」作出完美的見證。也許您家中也有老人或長輩,也或許正是您本人,對修煉頗感興趣,但又望之卻步,認為自己已來不及修煉了或修煉太難了。如果真是這樣,那麼以上所述,年邁修煉者的故事,也許可以給大家一些啟發和鼓勵。真的,88歲老太太能,您也一定能。

“教她的人就必須要非常地有耐心,所以我們有時候不耐煩,她看我們不耐煩的表情,她還不斷地問。所以她學會之後,她會覺得學會了這個東西她自己會很珍惜,所以我發現她不但學會了之後,她在煉功的時候那個毅力,那個忍耐力就完全超過我們這些學得比較快的年輕人。”(胡志永侄孫柴敬椿)

節目內容建議請寄到 編輯信箱[editor@tw.fgmtv.org]
技術問題請寄到 網站管理員信箱[webmaster@tw.fgmtv.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