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 中南海事件釋疑

1999年7月,江澤民發起了鎮壓法輪功的運動。從那時起中國大陸一片腥風血雨,報紙、雜誌、廣播、電視中充滿了各種謊言,鋪天蓋地!創造了文化大革命後的一個新的記錄。截至2001年4月19日為止,已有192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一千多人被送進精神病院;一萬多人被勞教或判刑,最高刑期長達18年;數以百萬計人次遭到關押。這一切悲劇的發生,許多人歸罪於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修煉者中南海上訪。

究竟,「425中南海事件」,是像中國政府宣傳的是一場有預謀有組織的政治事件?還是法輪功長期受到有關職能部門壓制的必然結果?讓我們重溫這段歷史,給關心中國命運的觀眾朋友們一個客觀公正的認識:

1999年4月25日一大早,大批中國法輪功學員陸陸續續匯集北京中央信訪辦附近,向政府表達民情。當天晚間八點三十五分,朱鎔基總理出面詢問事由召見了學員代表,並責成國務院信訪處負責學員提出三點請求:第一、釋放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第二、給法輪功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第三、允許法輪功的書籍通過正常渠道公開出版。當天晚間雙方達成協議也承諾:〝不宣傳、不禁止、不秋後算賬〞晚間九點多鐘隊伍快速散去,很多人並不清楚425事件的直接導火線,其實就是兩天前的〝天津抓人事件〞。

1999年4月,有人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覽期刊上面發表了一篇文章,在這篇文章裡面它污衊了學法輪功會使人得精神病,並且暗中比喻法輪功就會像義和團一樣地亡國。由於這跟事實完全不符,因此依照國務院的「出版管理條例」,法輪功的學員就在4月18號前往天津教育學院跟其他相關單位來反映實情。但事至4月22日天津市公安局突然出動了防暴警察開始抓人,23日又再次出動防暴警察毆打、驅趕群眾、逮捕了45人,消息傳到了北京,於是學員決定轉往北京中南海上訪請願。

“實際不是到中南海,當時是到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的信訪辦,到那兒上去反映情況。但是去了好多都是外地人,都不知道這個信訪辦在哪兒,加上馬路邊上都站滿了人。這樣的話就說呢,互相就都站在那裡,就是人很多。”(中國法輪大輪學員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曾至北京上訪)

“大家都不坐下,你像我身邊七十多歲的老人一直從早站,站到晚上就那麼站著,後來就是誰要累了的話就向後面去,前排保證都是站著,就怕給政府造成誤會,造成我們是示威抗議。”(中國法輪大法學員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曾至北京上訪)

學員們也表示,他們當時只是想去中央信訪辦行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41條賦予公民上訪的權利,向政府機關表達現實情況。他們是絕對信任政府,相信國家領導人會實事求是秉公處理,所以才會尋求了上訪的途徑。當天晚上八點多鐘,當朱鎔基總理及國務院信訪處副處長等人出面接見學員代表時,學員們還欣慰地以為政府終於傾聽了人民的心聲。

“說這個煉功可以回去以後繼續煉,國家不干涉煉功。另外還說,就是說第二天的代表還要繼續跟領導進行交談反映意見。所以,我們當時聽到這些消息以後覺得領導很重視這個事情能做到這一點,我們也就滿意了,想繼續的就是無非是向領導反映意見,需要領導做一個公正的處理。”(中國法輪大法學員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曾至北京上訪)

4.25事件的和平解決,在國際上引起高度重視,西方各民主國家對雙方態度的理性與節制極為讚揚。認為4.25是中國政治民主,政府開明的里程碑。然而7月20日,江澤民卻在全國各地區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性地鎮壓,這樣的變化再一次震驚了世人!

令人不解的是法輪功學員本著單純的動機,依法向政府表達心聲,為什麼會突然引發了一連串的鎮壓行動呢?事實上,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南海上訪其實是中國政府對法輪功長期壓制下的必然結果。

法輪功是佛家性命雙修的功法,既修心性又有煉功轉化本體的部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曾明確指出:他是往高層次上帶人,法輪功其實就是修煉。他告訴學員們要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思想言行標準,放淡各種慾望和執著心,也就是修心性為先,再輔以五套功法的演煉。如此對學煉者的身心都起到顯著的淨化提昇效果,在修煉法輪功的中國人裡,有許多都是上了年紀的,他們經歷過幾十年的動盪擾攘和風風雨雨,盲目崇拜過、信仰過、狂熱過、更曾經失落過。他們可能會再盲目地相信什麼嗎?

“現在在中國大陸貪污腐化的人太多了,那種貪污腐化受賄,行賄受賄,那種嫖娼賣淫這些東西太多了。說實在正直的人,我一說這我就想哭,我們看到自己的民族人民那些,有些人都敗壞到這種程度,對於我這種年齡的人實在感到心裡不舒服。所以我當時這麼想的,如果大家都學這法輪功,都按照真善忍來做人,這個社會就不會到這種程度。”(中國法輪大法學員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曾至北京上訪)

自從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一書出版後,曾連續在北京獲得〝最暢銷書〞榜首,1996 年「北京青年報」評選為全國十大暢銷書。此外,國家體委會也曾經估計全國約有7千萬至1億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這樣一個共產的國家一種功法的修煉者竟然超過共產黨員的人數,早已讓當權者深深感到不安。令人遺憾的是,這是由於他們不了解法輪功所致,如果他們知道法輪功要求修煉的學員不干預政治,真修向善。那他們必然會對於他們居然曾經動用了無數的國家資源,來迫害無辜善良的人民而感到悔恨。但是,在真相未顯之前,歷史上當權者總是為了一己的利益迫害無辜的人民,讓他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當官要為民做主,我們做為老百姓的,就是希望當官的了解情況。可是他們了解了以後,不是說支持老百姓煉功,而是相反地說一些跟老百姓所了解那個情況相反的一些措施。像《轉法輪》,我們認為這麼好的書,社會上那麼多黃的、一些壞的書反倒很流行沒人管,但是這種好的書反倒不准出版,我們就非常地不可理解。我們把信直接寫給江澤民、寫給朱總理、寫給公安部、寫給中宣部、寫給新聞出版署,但是始終沒有得到答覆。”(中國法輪大法學員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曾至北京上訪)

1997年初中國公安部一局以法輪功進行非法宗教活動為名,佈置全國公安部門進行調查。

“但是調查以後呢,法輪功這些人確實做得非常正,沒有任何不法的行為,相反這些人做得都非常好。有些警察來了解情況,他們也煉功了,結果變成是他們了解情況以後,覺得上面這些調查呢,說是封建迷信、偽科學是不存在的。”(中國法輪大法學員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曾至北京上訪)

在經過大面積的調查過後可謂徒勞無功,一無所獲。在這樣的局勢下,公安部門在許多地區公開地干擾學員煉功、監視法輪功學員、有的地區甚至開始了禁止法輪功煉功,抄家、罰款、逮捕煉功人的現象,各地的官方報紙紛紛刊登了詆譭法輪功的文章,製造社會的輿論。從98年開始,在北京就有許多煉功點都有警察〝陪煉〞對於學員騷擾跟蹤的事件時有所聞。為此,北京的一批老幹部、老紅軍、還有文化界的名流,他們曾經聯名寫信給朱鎔基總理,對於公安部門打壓法輪功的錯誤做法作了彙報。在朱鎔基總理的批示中,對公安部門放著重大案件不抓,卻以最嚴厲的特務手法對付起普通老百姓來,作了批示。但少數有心人士私自扣押了朱鎔基總理關於法輪功的批示,不讓他向下傳達。

以上有關中國政府對於法輪功干擾的報導,只不過是冰山的一角。法輪功的學員無權無勢,可是對方卻是國家部門跟媒體喉舌,要想有一篇關於法輪功自我辯駁的文章,事實上這個是非常困難,有如天方夜譚。他們所能夠做的就是上訪有關的單位去說明事實上的真相。但是後來為了要配合鎮壓法輪功的活動,當局就把這樣子的上訪的活動,把它污衊成是〝圍攻〞,說法輪功在幾年間能多次〝圍攻〞大陸官方的報社而安然無恙,這又有誰會相信呢?

天津事件中,學員們完全是出於善意去向編輯部反映事實的情況,這也是國家出版條例所允許的,政府卻在這個時候出動警察抓人打人。天津是直轄市,他們只好去向它的上級單位申訴了,也就是向他們的中央單位上訪,希望能夠討個公道。揭穿北京中央電視台有關4.25之不實報導:

1999年8月13日,中國中央電視臺播放了一部影片叫〝4.25非法聚集真相〞其中報導這次的事件是由李洪志先生親自組織策劃的政治行動,其中並且播放了法輪大法研究會負責人的影像片段,可是整部影片有許多可疑之處,看在電視台專業人士的眼裡更是漏洞百出。

“整集錄影帶內容大概長三十七分鐘,但是這一集的單元造假的成分非常多,如果不是專業的人員可能真的看不出來。當然,如果說你有很好的技術或者器材的話也能夠察覺出來。我們現在就針對內容來做幾個辨識:紀烈武在這邊提到說在這個過程之中,我給李洪志打過幾個電話。可是播放慢動作來看,在這個過程中,我給李昌…請注意,這個字是〝昌〞請看他的嘴型,他唸的是〝昌〞字。像這麼小小的改變,在我們剪接的技術來講,是非常簡單也非常容易的事情。”(台灣電視公司助理導播 徐慧嫻)

中央電視臺的說法與事實嚴重不符,其中有許許多多的破綻:第一個他們對於法輪功這幾年來的壓制隻字不提,對於天津警察打人抓人的事件一口否定;第二個是當時到中南海上訪的學員,明明見到朱鎔基總理從新華門出來,而且親自與學員進行了交談。但是在中央電視台的採訪當中,卻說根本沒有這件事情,事實的真相到底如何?朱鎔基總理可以作證,新華門的警衛可以作證,當時上訪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也可以作證。

“根據中央電視台採訪紀烈武說,4月25日當天,紀烈武曾經打了二十多通的電話到香港給李洪志老師,那麼如果中央電視台認為這是強而有力的證據,為什麼拿不出電信局的通話記錄單呢?更重要的是做為老學員出於尊敬,根本不可能直呼老師的名字。那麼這些受訪的學員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之下直呼老師的名字呢?我相信大家不難理解。”(台灣電視公司助理導播 徐慧嫻)

那麼,李洪志先生到底有沒有指揮這次的上訪行動呢?

根據了解,中共公安部的萬言書當中指出李洪志先生在4月25日的前一天人在北京,是他親自操縱整個事件的。但是更有法輪功的學員明白指出,當時李洪志先生正要趕赴澳洲參加法會,為了節省機票錢才決定在北京與香港兩地轉機的。在北京轉機的時候,李洪志先生曾經停留了48小時直到4月24日當天才離開北京,前往香港。中共方面認為這不是一個巧合而是假借轉機之名,而行策劃之實。對於中共的污衊,學員提出了幾下的質問:

世界上豈有人預謀策劃犯罪,還故意現身現場呢?所有預謀策劃犯罪的人不都是極力地證明自己不在場嗎?如果要指揮,何必要飛過去,親自現身呢?什麼辦法不可以用呢?

事實上,中共的公安部門在事前已經知道了上訪這件事,根據一位目擊者表示在4月24日當天晚上,已經有在公安部門工作的法輪功學員向中南海當局說明要反映情況。4月25日清晨6點,這位目擊者來到北京府右街北口發現已經有警察堵在中南海的路口,法輪功學員沒有人去沖闖。可是緊接著卻發生了一件驚人之事:

警察先把法輪功學員的隊伍從東口引到西口,然後再指揮著隊伍由北而南緩緩地向中南海的正門前進。就在這個同時,另一支法輪功學員的隊伍也朝目擊者的這個隊伍從南到北而來。這兩個隊伍在中南海的正門會合成一個隊伍。換句話講,法輪功的學員一開始根本不是以中南海為目標的,之所以造成包圍中南海的假象,事後想起來,實在是被有意地策劃引導的。

“就看警察轟來轟去的,他說讓我們到那兒去,我們就到那兒去。最後我真是驚呆了,警察讓我們排著隊,他領著就往中南海正門走,然後正好我是從北往南走走…快到正門了。一看,從南到北也是警察領著那邊從民族宮那邊過來的,這樣 兩個隊就等於一個從北到南,一個從南到北,就碰到一起了。”(中國法輪大法學員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曾至北京上訪)

其實上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41條賦予公民表達政治意見的權利,目的是使中央政府能夠傾聽基層民眾的聲音。法輪功學員是基於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信賴、對中國中央政府的信賴才去上訪的。

“我走的比較晚,就看一個女警察就把他們警察叫過來,說:「你們過來,你們看看、你們看看,什麼叫德!」指著地下,地下特乾淨。”(中國法輪大法學員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曾至北京上訪)

4.25表明「法輪功」有嚴密組織嗎?中南海事件另一個一直讓人所不能理解的事,法輪功真的有這麼大的動員力嗎?一夜之間來了上萬人,他們的組織一定很嚴密吧?

“我想好多學員也可能都跟我一樣,我是自己一個人就是想去那兒。我早上起來的時候就大概是不到六點鐘,因為每天四點鐘起來,我們就開始煉功。那天我不想煉功了,因為發生這樣的事情,我覺得我應該去說話。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我受益很多,我要把實際情況去告訴主管部門的領導。”(中國法輪大法學員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曾至北京上訪)

對法輪功粗具瞭解的人都知道,平時學員們去煉功點煉功都是出於自願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不受任何管制,沒有組織形式,也沒有經濟利益的約束。有些學員自願每天拎著錄音機,來煉功點放煉功音樂,或者有些學員願意把自己的家提供出來讓大家去他們家讀書、學法。大家有事就願意找他們,這樣他們就成了輔導員了。不管新、老學員都是平等的修煉者,不存在誰管誰的問題。而且法輪功的功法還規定了輔導站不存錢、不存物、不給官當,只是義務為大家服務。法輪功要求的就是要放下人對名、利、情的執著,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社會中的這種上下級組織關係發號施令、存錢攢財,恰恰會讓人產生各種對名、利、情的執著,而這正是法輪功學員要袪掉的。法輪功的法理從根本上決定了不會有有形的實體。

“法輪功講究公開煉功,還利用各種場合開展弘法活動,煉功者從不認為他們的活動有什麼要向政府和社會隱瞞和保密的。相反,法輪功學員還樂於讓別人、讓政府了解。堂堂正正想讓中央領導主持公道,給他們一個安定合法的修煉環境。有沒有聽說腐敗大軍、貪官污吏、走私集團、黑社會老大去中央上訪討個說法的?躲閃他們還來不及呢!”(美國學員)

4.25表明「法輪功」有政治目的?反政府嗎?另外一個大家會質疑的問題是4.25有這麼多人同時上訪,是不是表示法輪功有政治目的?或者是反政府?

“其實根本就不是,這是法輪功長期被壓制的結果,我們修煉者與政治無緣。就是在今天,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也不會誰去想推翻政府,那跟法輪功修煉的目的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我覺得法輪功的群眾基礎非常廣泛,江澤民為了鎮壓強行給我們扣上了搞政治、推翻政府的目的。結果還不許我們說清真相,你想法輪功已經傳出七年了,修煉的人有一億多人,全世界遍及全世界各地方,出版了十幾本的法輪功書籍而且這些書籍被翻譯成十幾種文字,在幾十個國家流行。法輪功學員在那麼多年之內,也開了許許多多的經驗交流會,寫了無數的心得交流體會,而在其中始終沒有發現任何和政治有關的東西,難道這本身還不說明問題嗎?”(美國學員)

4.25顯示「法輪功」學員不講〝忍〞嗎?

有更多的人問起法輪功學員:「你們不是講真、善、忍嗎?」當初為什麼不忍一忍,不去中南海不行嗎?今天,法輪功學員站出來不惜自己的聲名利益;不惜自己的安逸生活;為的就是向他們信賴的中央政府說清真相。如果沒有超強的忍耐力,沒有一顆向〝真〞向〝善〞的心,他們是走不到中南海的,也不會4.25事件的發生。法輪功學員在所有的上訪行動當中,都有一個共同的現象、共同的表現,那就是講求善,他們不畏權勢、不求名利,只想讓所有不了解情況的人了解他們。在日常生活當中,這群法輪功學員他們在現實利益遭受到損失的時候,他們把它當做修煉的機會,做到〝忍〞,這個〝忍〞,不是表面的〝忍〞,是真正光明正大、坦坦蕩蕩、心靜如水。

4.25的社會道德價值

李洪志先生在海外講法中,多次講到世間任何物質都存在著正反兩個方面,人也是善惡同在的。李先生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時,還特別強調:“別人說我們不好了我們怎麼去對待。特別是有人對我們大法進行誹謗,或者是對我們不公的時候,我們很多人心堜鼎僧O憤憤不平,要採取甚麼手段針對他。他對我們不好,我們也要同樣這樣對待他,那我們就等於混同於常人,也就和他一樣了。其實我告訴大家,維護法不等於是暴力。善惡兩面在人的本身同時存在。我們排除惡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來維護法。別人說我們不好,我們可以叫他明白我們怎麼好,跟他講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往往常人遇到什麼事的時候,他就想要採取甚麼負的一面的辦法,那麼就採取甚麼過激的行動啊,或者是採取甚麼暴力啊,對於我們來說這都不行。我經常講一句話,如果一個人沒有自己的任何觀念,不站在個人的利益角度上作為出發點,真心為別人好,給別人講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訴他甚麼樣是對的,他會被感動得流淚。”(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P7)

“法輪功學員面對警察的拳腳,他們罵不還口,打不還手。他們無論是年邁的老人,還是血氣方剛的小伙子,也不管他們遭受了多少的屈辱與暴虐。沒有一個學員去報復警察,也沒有一個法輪功學員使用暴力。這是千百萬人透過修煉,使內心得到昇華的體現,也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事情。”(美國學員)

由於廣大法輪功學員所展現出的真善忍的精神,李洪志先生已被提名為2001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以彰顯其法理能教化人心。使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在遭受中國政府殘酷的迫害時,始終以和平理性的態度說清真相。中南海事件發生距今已經匆匆過了兩年,中國政府終究辜負了法輪功學員對他的信任,鎮壓迫害已經到達了不可思議的程度。但是正因為中國政府的高壓手段和官方媒體的大幅報導,反而使全球的民眾對法輪功產生了好奇心,紛紛到全球的煉功點一探究竟。「真、善、忍」的法理撼動了善良的人們,全世界修煉法輪功的人數急速增加。

真理只能被曲解一時,終究不能永遠被蒙蔽。原本要摧毀法輪功的殘酷暴行,反而更促進了他的法理在世界各地發揚光大。打壓,其實也正加速了他的弘揚。您,是不是也願意加入修煉法輪功的行列呢?我們竭誠地歡迎您!

節目內容建議請寄到 編輯信箱[editor@tw.fgmtv.org]
技術問題請寄到 網站管理員信箱[webmaster@tw.fgmtv.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