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普照無國界(2000年台灣法會)

台灣中正國際機場,一個日復一日不斷地上映著一幕幕迎來送往、人生百態的航廈,在西元2000年十二月下旬,透著特別不一樣的光景。

“我們是從加拿大溫哥華來的,我們是來參加「法輪大法」亞太地區心得交流會的。我們能夠來,感到心裡非常高興。”(法輪大法加拿大學員 李茜)“我們是從澳大利亞,雪梨跟墨爾本兩個地方來的。”(法輪大法澳大利亞學員)“我們是從美國加州來的,我們大概有六十個人左右。”(法輪大法美國學員)“我們是從廣島來的。另外呢,還有東京、大阪,日本好多學員都往這邊過來,來參加這次「法輪大法」經驗交流會。”(法輪大法日本學員)“我們有的是學生,還在讀書,有的是家庭主婦。還有的是像那個只有十歲的小朋友。還有的是有職業的,是工程師什麼的,各行各業都有吧。”(法輪大法加拿大學員 李茜)“我們好像是在網站上面看到的,網際網路上面知道這個消息,我們就自己跑來了。沒有誰教我們來,我們自己就來了。”(法輪大法美國學員)

來自全球二十一個國家,三千多名法輪大法學員,不辭萬里而聚集台北市參加「2000年亞太地區修煉心得交流會」。這個國際性盛會的活動項目眾多,事前預備工作嚴密而慎重,甚至連星期假日印刷廠都在趕印法輪大法書籍資料。隨著機器不斷的轉動,大家的興致也跟著高昂起來。終於等到了這一天-西元二000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濛濛天際,漸漸泛顯出金黃色的晨曦。法輪功學員們以莊嚴肅穆的晨煉,揭開了亞太地區修煉心得交流會的序幕。

“對我來說「法輪大法」的聚會是一種家庭團聚,我在美國的家人和親戚都百分之百支持我。他們都知道我在做件正面的事,他們也看到大法為我生活的好處,他們百分之百支持我。對我來說參加這個「法輪大法」的聚會,比任何聖誕假期更重要。雖然說跟親戚和家人交換禮物很棒,但更重要的是提倡大法,把經歷和別人分享。煉功和弘法-就因為藉著「法輪大法」,我不但改善了自己,也幫助了別人,所以我才會來這裡。”(法輪大法美國學員 Carroll)

懷抱著這樣自助助人的認知和熱誠,全球法輪功學員們參與了各項活動-包括學員修煉心得報告、真相圖片展、排字煉功、燭光紀念會、和平遊行、「法輪功」與人權座談會、學員分組討論等等。透過這些活動,學員們內心深處的悸動,難以言表。
 
“我對燭光晚會和遊行感受最深,說實在的燭光晚會我覺得那個場景非常的肅穆,非常的肅穆。我覺得即使是一個陌生人,也會流淚。”(法輪大法日本學員 張揚)

二000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夕陽剛剛離開,天氣微暖的冬天夜晚,三千多名法輪功學員此時正聚集於中正紀念堂廣場前,手持螢光棒,神情肅穆、靜默無語地悼念在大陸一百多位無辜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或在煉功時突然被抓,或從家中被帶走,或因為希望中國當局能了解法輪功學員對政治亳無興趣,只是單純的希望有個自由煉功的環境。於是每個人不約而同、單槍匹馬,帶著簡單的行囊及身上僅有的積蓄,坐火車、或徒步,來到了北京國務院信訪辦上訪。但連這樣的機會還是被剝奪了,每一個上訪請願的法輪功學員開始遭到無理的逮捕關押,有些人因此被凌虐致死。

“燭光晚會主要是要紀念在中國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我們知道在中國大陸目前為止,有103人在拘留所被活活打死,被關押、被送勞教,被送精神病院的不計其數,還有被判刑,最高判到十八年。我覺得以這樣一個自我要求做一個好人的功法,然後既然不讓人家煉,還把人家打、抓然後迫害,這個完全是違反人的基本原則,基本人權,也違反中國自己的憲法跟中國簽署的聯合國人權宣言的。所以我們希望在這個地方,一方面紀念被迫害致死的學員,希望他們趕快能夠放出被無理關押的學員,然後還希望中國政府能夠放下他的屠刀。”(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 張清溪)

“我心情可以說比較沈重,因為我們已經有103位就像我這樣煉「法輪功」的人被打死。也就是他們的死很可能如果我要在大陸,也許就是我。”(法輪大法瑞典學員 王玉蓮)

以江澤民為首的少數人,為了實現打壓「法輪功」的合理性,於是利用權力之便,運用官方媒體的強勢宣傳「製造」了許多一面倒的負面新聞。以致許多人-尤其中國大陸-不了解「法輪大法」的人們因此對法輪功產生極大的誤解。為了讓更多的善良的人能了解法輪大法,法輪功學員在全球藉著各種活動,例如〝法輪功真相圖片展〞,使眾人明瞭中國政府殘酷鎮壓「法輪功」的事實真相。

“這個真相展的內容包括的方面很多很多,因為我一共打出了120張像A3一樣大那個紙的材料,一共打出了120多張。主要是包括「法輪功」開始的這個袪病健身的奇效,然後法輪功在中國受到的褒獎,在鎮壓之前受到的褒獎,然後鎮壓以後,法輪功學員前仆後繼上天安門去證明「法輪功」,去證實大法。”(法輪大法日本學員 張揚)

這些展示的圖片沒有聳動的言詞,沒有強烈的字眼,更沒有誇張的形容,完全都是忠實的呈現它自己本身的故事。學員們活生生的經歷。

“這一位學員是北京工商大學的講師趙昕女士,她因為煉功就被公安抓去毒打,頸椎好幾節粉碎,那她不幸於二000年十月中過世了。這位是江西的劉女士,她是因為到天安門去上訪,被公安抓去毒打。”(法輪大法台灣學員 楊雪苹)

對於這些殘酷的事實,全球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除了心痛還是心痛,但仍本著「真、善、忍」的精神,鍥而不捨地向世人說明真相,希望贏得世界上善良人們的關懷。

“我覺得我心裡很難過,就是因為我們「法輪大法」的學員,跟著李洪志老師《轉法輪》的教導,我們修的是「真、善、忍」,我們做好人中的好人,我們身體健康、心靈淨化。可是中共卻和我們講成邪教,而且用了人間少有的這樣一個酷刑來鎮壓我們的學員,使我心理很難過。我真的…我真的就是沒有辦法用語言來形容我對學員的同情,我只有用我的實際行動,要向廣大群眾說明這個真相,來表達我對他們的聲援和對他們的同情。”(法輪大法台灣學員 聶淑文)

學員們深信,先前受到中國官方媒體影響,對「法輪大法」有負面評價的人們,只要看過圖片展,看到鐵一般血淋淋的事實,多半會重新思索,甚至產生懷疑,中國政府一面倒的抨擊與污衊,真實性到底有多少?

“他們覺得很吃驚,他們也說,也跟我說,說他們周圍身邊的人都是口碑極好的人,可是無意中就被警察給抓走了,或是什麼。他們覺得不可理解。但是國內的那種舖天蓋地,宣傳工具一打開之後呢,他們也確實覺得「法輪功」可能不是那麼…也可能是邪的。但是這次通過了解真相之後呢,他們說了-的確,中國國內的這些報導看來是不真實的,因為他們親身體會的,就是他們身邊的口碑極好的人被抓走了。”(法輪大法日本學員 張揚)

“我真的不懂江澤民,對「法輪大法」的惡意宣傳,那實在很可惜,有很多的無辜人民因而受害。無辜者的犧牲可不是件小事。我想人們不應該相信那些宣傳,因為根源全是邪惡的,人們應該獨立判斷。應該自行調查「法輪大法」的真相。據我所知所有的好人都知道-「真、善、忍」是正面的特質,值得培養。”(法輪大法美國學員 Carroll)

除了燭光晚會、圖片展之外,十二月二十四日,三千多名法輪功學員更沿著鬧區的人行道,繞了大半個台北市。他們以生命之熱忱,全力參與了這些活動。馨香朵朵傳達了人間無限的悼念和深深的痛惜。這隻素淨的隊伍,手捧著罹難者照片-包括朱航、趙金華、董步雲等一百多位法輪功學員。單純的只為堅守「真、善、忍」,立志做個道德高尚的好人,卻無辜的遭到慘絕人寰,最殘酷無名的凌虐。當他們微笑的承受著一切折磨與苦難時,當他們無怨無悔,一貫的以詳和寬容面對施暴者時,善良的你我可曾感到一股人間清流緩緩走過,試圖洗滌人世間的邪惡。你我怎能不為之動容?怎能再沈默?怎忍再坐視不伸出正義的援手?那怕只是簡單的一句呼籲,都會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力量。法輪功學員們,慶幸能在這塊自由的土地上,傳達出他們呼喚正義良知的聲音。更可貴的是得到了正義的迴響。 

“正義,就要敢講真話,不要太多的政治考量。我想,只要台灣做得正的話,也容易協助中國儘快的民主化,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我想人權是民主的基礎,中國要民主化,我想這是擋不住的趨勢,中國也不能夠自外於國際的趨勢。所以我們認為「法輪功」,打壓「法輪功」算是…。可以講說是中國最違背人權的一件事情,而且可以當中國民主化跟文明的一個指標。”(立法委員 簡錫偕先生)

就在「法輪大法」普度濟世音樂的陪伴下,法輪功學員們踩著堅定的步伐緩緩前行,整個遊行過程安詳平和,學員們始終靜默不語。但肅靜中別有一股動人的力量。

“為什麼我就從英國不遠萬里跑到這個地方來參加活動,就是要呼籲更多的人,了解這種殘酷的鎮壓,讓他們加入我們這種呼籲的行列。停止中共政權對我們這種沒有人道的折磨吧。”(法輪大法英國學員 邵力)

遊行繼續著,隊伍中依稀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大清早的晨煉中,修煉心得報告的會場裡,晚上的心得交流分組討論裡有她。現在,陽光普照下的隊伍中,我們又見到了她-一位身懷六甲,遠從澳大利亞而來的大法學員羅小潔,竟也全程參加了所有的活動。

“我一開始得法也是因為我們家裡我母親煉功,她病了幾十年都沒有任何的藥可以治好她。但是現在就是,她九四年得了法之後,她的身體就完全好了。而且現在身體非常健康,而且好像比十年前還要年輕。然後由於我母親得法的時候,我們全家都煉功。現在就是我們全家都受了益了,家庭很和睦。”(法輪大法澳大利亞學員 羅小潔)

這次盛大的遊行,名稱定為 “人權請願和平遊行 ”。沒有喧囂,也沒有激進的言語,學員們以 「人權請願 」為訴求,希望喚起世人的重視。中國法輪功學員不僅是喪失集會、信仰的自由,而是被剝奪生而為人最基本的人權。

“我們遊行主要是希望講清真相,然後讓更多人能夠了解「法輪功」,一起來修煉。”(法輪功研究學會理事長 張清溪)

至於什麼是真相呢? 張理事長進一步簡要的說明-那就是「法輪大法」的真善忍的本質,和中國大陸無理剝奪基本人權,迫害法輪功學員,更甚而泯滅人性的凌虐學員致死的事實。希望藉由講清真相的機會,引起世人的注意,進而聲援受迫害的學員們,還給他們最基本的人權和一個純淨的修煉空間。迫害的事實令人難以置信,但它的的確確發生在現今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或親身經歷這樣的折磨,或耳聞目睹的見聞了這一切。

美國的法輪功學員鄒志明博士,現職為精算師,於一九九九年回大陸探親在天安門廣場恰巧碰到中國公安搜查法輪功學員,偶然被問到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旋即被押上警車,送到天安門廣場分局,並強行搜身沒收法輪功書籍,無故被電擊。當時不只他被毆打,被關在一起的其他法輪功學員也遭受到同樣的對待,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中國政府的這樣的非法對待,二000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台灣法輪功研究學會在立法院九樓會議廳舉辦了「法輪功的人權座談會」,鄒志明也列席參加,控訴被迫害的種種暴行。

“後來我看到一個女的也是這樣,旁邊在我右邊站了以後,是一個老年婦女,她看起來有六十多歲。他是強令她頭一定要接近地面,腰這樣…這樣蹶起來,也是被這樣拷著。我當時簡直是非常傷心,不是傷心,非常意外,覺得你這個警察如果錯誤的,把我當犯人還可以理解,說不了解。但是一個老年婦女,六十多歲的媽媽,她會犯什麼罪?怎麼也對她使用這樣的刑罰?這簡直是驚訝得目瞪口呆。”(法輪大法美國學員 鄒志明)

不只如此,在中國的監獄裡有些中國公安的作法,不但已經踐踏尊嚴泯滅了人性,有些甚至已到動見觀瞻的緊張程度。在被關押期間,法輪功學員即使是一個不相關的習慣動作,都會被恐嚇毆打。

“第二天有一件事,也是讓我感到非常地意外,就是一位大概五十多歲,是一位農村婦女。她,不是一個很高的文化,她在地上,她也沒有煉功只是這樣交叉在一塊,這警察就說,妳幹嘛要那樣?說妳是不是要煉功?那個老媽媽就說︰我就要這樣。我平時坐習慣就這麼坐著,他說不行,妳必須放下。那個老媽媽就沒有聽他說,還是這樣盤坐。他就把她單獨給拖到走廊裡面,我就在屋裡面我們大概隔一個二、三十米,就聽見打人,打那個老媽媽說︰你必須說妳以後還煉不煉了 老媽媽就是說︰我為什麼不可以煉?她只要說一句話,這位警察三十多歲,就是用拳頭捶擊她。我在屋裡面都聽到咚咚,很大的聲音打人。”(法輪大法美國學員 鄒志明)

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不僅被粗暴的對待著,就連身為一個人民的基本權利都被剝奪了-不許上訪,未經法院審判即可任意的被判勞教。英國法輪功學員邵力,就目睹了自己的親人被這樣無理的拘押著,親眼看到這種情況。

“我的太太的妹妹,她現在住在廣東的柴同燒島看守所,兩年的勞教、沒有任何的道理。她就是那天早上 去警察的警察所去報到,他就說每天妳就要報到,那麼有一天報到了,他就說妳今天不要走了,我們已經給妳兩年的勞教。那麼毫無道理,到現在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被勞教,她只不過就是前一個月去北京,去信訪局去要求停止鎮壓。”(法輪大法英國學員 邵力)

現在中國我們的同修,在大陸同修他們沒有地方說話。不僅僅剝奪了基本的人權,而且就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法輪大法瑞典學員 王玉蓮)

“法輪功是一個非政治非暴力的信仰跟修煉運動。可是修煉者所遭受到的卻是殘忍的政治犯的處理。”(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 黃文雄)

有人說「法輪功」既然是「真、善、忍」那麼就忍嘛,被壓迫就忍嘛,不要抗議嘛。抗議的話就變成政治,反中國嘛。那麼這樣的話,就跟「法輪大法」的真意就違背了。但不是這樣的,從和平的觀點來講,和平絕對不是屈辱、壓迫,讓你屈服,和平應該是要有公義的。法輪大法弟子只要求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其他別無所求。

“「法輪大法」裡頭我也讀過了,張教授前一陣子就給我一本書,我讀過裡頭沒有教育我們說要反對共產黨,也沒有教我們要反對中國政府,統統沒有。他裡頭真的是性命雙修,而且是讓好人更好。那麼這樣的大法,中國大陸為什麼怕?為什麼要壓制他?這是我真的不能理解的一件事情。我們應該要把這樣不公平的,應該平復之後,才能達到真正的被尊重,而且也得到一些公平的對待。所以投降屈服,絕對不是一個追求和平工作者他能夠接受的。”(立法委員 簡錫偕先生)

不僅是對國內的壓迫愈形升高,甚至中國政府都會利用其外交優勢對各國政府施展壓力 ,以各種方式阻止「法輪功」在全球各地的發展。澳洲的法輪功學員就經常遇到這樣的阻礙。

“我們澳洲雪梨當地的中國領事館都會派人來干擾我們,不管我們要舉辦的任何活動-比方說我們今天如果要在某個地方舉辦遊行,他就會去當地的市議會,去那邊跟市議員講說「法輪大法」目前在大陸是被禁止的,所以中國不希望當地的市政府把那個場地租給我們。我們遭遇到很多類似這樣的情況。”(法輪大法澳大利亞學員 林永豐)

即使中國政府這麼強烈的鎮壓,仍然改變不了法輪功學員求真、求善堅持做好人說真話的心。他們以極大的善心,過人的勇氣,前仆後繼地向中國當權者表達希望還「法輪大法」一個清白,還李洪志老師的清白,因為「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教人如何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我要鼓勵大家了解「法輪功」的意義,「法輪功」並不特殊或神祕,他就是我們本身,他是在探討人性,他也提醒我們存在的意義。當物質世界一再發展,我們很容易就忘了餵養我們的靈魂。基本上「法輪功」就是要提醒您的存在,然後再提醒您存在的理由,我想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了。當我們了解這一點再來看「法輪功」,就會覺得他是很值得去讀的。”(法輪大法非洲賴索托學員 Mthwalo)

“因為這個法門是要求自己修煉,從好人開始做起,那煉功健身 所以它對社會是百利而無一害。” (法輪功研究學會理事長 張清溪)

「向晚星光綴天宇,螢火點點寄心語,碧血丹心不死鳥,無私無我為真理。」
僅僅因為江澤民不分青紅皂白的一聲令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開始,在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失去了可以自由煉功學法的環境。那天以後無數的法輪功成員,無辜被關押、被勞教,被送精神病院,在獄中更是無理的被恐嚇,被狠打,強行注射藥物等各種酷刑。一年多了,死亡的人數尚在增加中,令人髮指的迫害正更嚴厲的進行著。分分秒秒都有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的監獄裡,被慘無人道地折磨著,我們在此悼念的不僅僅是所有被迫害致死的學員。更是悼念那些迫害法輪功的劊子手們道德與良知的真正死亡。

截至西元2001年4月13日止,共有188名法輪功學員在監獄或勞教所中被折磨致死,鎮壓迫害仍在繼續,令人髮指的暴行仍在肆虐……

節目內容建議請寄到 編輯信箱[editor@tw.fgmtv.org]
技術問題請寄到 網站管理員信箱[webmaster@tw.fgmtv.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