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句公道話歷劫八月終不悔(下)

西元2000年7月底的某一天,對華裔澳大利亞公民周忠明而言,是一個刻骨銘心的日子。就在這一天,從遙遠的中國,捎來一封緊急求救信,署名為「一個有愛心的中國人」,在信中沈痛的表示:「她親眼目睹了周忠明的妻子章翠英在獄中被公安殘酷毒打,並戴上沈重的鐵鍊遭受非人折磨的情景。」信中還說:「我看見她的慘境,真是心如刀絞。只要每一個有良知、有同情心、有正義感的中國人,都會為之義憤,淚下肝腸寸斷。」這位知情人士並特別強調:「周先生,請您收到這封信後,一定儘快通過各種途徑,將您的妻子救出火坑。我擔心遲了章女士會被折磨死的。十萬火急!!!。」

章翠英究竟何人?身為澳大利亞公民的她,為什麼會被關押在中國監獄?而且飽受凌虐毒打?她的丈夫接到信後,展開了什麼樣的營救行動?章翠英現在下落如何?究竟是生是死?

以下,就讓我們為您訴說這則真人實事…

但即使在獄中飽受折磨,章翠英仍然秉持真善忍的精神,嚴格自我要求。她的無私和慈愛,感動了獄友。

“天冷了,沒有被子蓋,我自己的被子給他們蓋,然後我自己坐著不睡,凍著;然後她們廁所沒有人打掃,我就每天打掃廁所,所以方方面面我都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所以她們說她們都已了解我們,然後說我們師父真偉大,有這麼多大法弟子不顧自己的生命。我們放棄國外這麼好的條件,來到監獄受這樣大的苦,受了各種各樣的酷刑,還是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所以他們都很感動。”(澳洲華裔畫家 章翠英)

修煉「法輪功」,實踐「真善忍」,做好人提高心性,何罪之有?為什麼竟偏得要遭受如此的非人折磨?這句話,章翠英在心底問了又問。卻始終沒有答案…,而同樣的疑惑,同樣的心聲,也同時在其他千萬名法輪功學員心中低迴不已。

“我呢,也有很多好朋友,也都是修煉法輪功的。在當時有的人,就是給我來了一個電話以後,最後就說是他就被捕了。有的呢?是在電話亭裡頭給我打電話,然後就聽到警車的聲音,電話聲音也就沒了。還有的呢?在半路上打了電話說他已經流離失所了,有家不能歸了。還有很多很多。還有我不認識的那些千千萬萬的法輪大法的弟子們,他們也同樣如此流離失所、家破人亡,他們一切一切都沒有了。”(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孟黎)

“小章回國時候我想到,就想起我的兒媳婦和兒子被抓被關,至少判刑三年,抄家,公安來抄家,把房子封起來。所有大法學員,就是被中國政府這種鎮壓、無人道的這種鎮壓,我們感到就是很難受。”(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鄭玉英)

“我岳母在上海,從10月1號開始至現在,已經兩次被拘留,第一次拘留了一個多月。在這一個多星期之前吧,她給正式逮捕。原因是她堅持修煉法輪功,同時她向鄰居和她周圍的人,說清法輪功的真相。讓他們知道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以及政府鎮壓法輪功的粗暴行為和殘酷的事實。這次被正式逮捕,判了一年半的徒刑,對此我感到非常地無奈。同時,但是我卻認為我的岳母相當偉大,因為她不畏強權,敢於說真話。她堅持自己的信仰,她認為法輪功好。她以她的正念想激發眾人的良知,讓大家都清醒地知道。”(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吳列望)

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的行為,是絕對錯誤的。事實上,章翠英的例子,正是中國千千萬萬名法輪功學員的縮影。當她在獄中飽受凌辱的同時,她遠在澳洲的丈夫、女兒同樣承受著煎熬。尤其2000年3月在澳洲一別,幾個月來音訊全無,生死不明。那種至親之間牽掛的苦,非過來人無法體會於萬一。

“做為我來說,家裡又要上班、又要照顧小孩,又要為她的安全擔憂。所以這段時間對我來說,壓力是很大的。因為我每天工作也有十多個小時,所以我小孩也沒人照顧她上下學她自己到學校,然後自己回來,然後她自己煮飯,所以我小孩也感到非常地孤獨。有時候晚上都在夢中哭,叫她媽媽的名字。我小孩原先是一個活蹦亂跳,很活潑的一個小女孩。在短短的幾個月裡面,她變成一個非常沈默寡言,不愛說話了。所以我也很著急,但是也沒有辦法。”(章翠英之夫 周忠明)

盼啊盼!周忠明終於在6月份,由外交部轉來妻子在獄中的來信,信中提到她已經絕食50多天了,但仍然堅持每天煉功。

“現在整個牢裡就我一個煉法輪功的,我勇敢地把整個牢裡的警察,從所長到管教,一個個都擺平了。開始我們在獄中偷偷煉,警察一來就不煉了。後來他們都走了,就剩我一個人,我想這麼一部偉大的法,還偷偷地煉,實在對不起師父,我就開始了堂堂正正地煉功。這一下他們上下都來整我,然後做一份材料,往死裡整我,我都不動心。他們越是整我越使我更加堅定,堂堂正正地維護大法、弘揚大法。經過一個月的爭取,現在他們看到我煉功,再也不說話了,都退卻了。告訴女兒貝拉,讓她快點看一遍「轉法輪」,看完我就回來了。”(章翠英信的內容)

周忠明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知道妻子仍活在人間;憂的是即使活著,絕食了50多天,也已經是奄奄一息了。但對於女兒來說,接獲媽媽的訊息勝過一切,幾個月以來,她第一次開心的笑了。

“就是因為有了媽媽的消息,然後她馬上就拿起「轉法輪」讀。當她讀了一遍「轉法輪」以後,我發現她的變化非常地大,也就這樣她從一個不修煉的一個小孩,一下子就變成了一個走上了修煉的道路。我發現她整個人,不管從身心還是身體,各方面變化很大,能夠各方面要求自己,認真讀書、做個好人,學「真善忍」。尤其是她的臉色,就是學校老師都說她和以前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就是白裡透紅。”(章翠英之夫 周忠明)

這對於當時處於苦境的周忠明而言,堪稱是唯一感覺欣慰的事了。不料7月底的某一天,周忠明突然接獲一位署名為「一個有愛心的中國人」的來信,信中描述章翠英被公安殘酷毒打,並戴上沈重鐵鍊,遭受非人折磨的情景。並表示她先前已絕食60天,現在又二度絕食已有數日,並且滴水不沾,嘴唇已經裂開了口。最讓周忠明觸目驚心的是以下這句話,信上說:請您一定儘快通過各種途徑,將您的妻子救出火坑。我擔心遲了,章女士會被折磨死的。十萬火急!!

“在當時的情況下,已經有三十多名的法輪功修煉者,被中國迫害至死。所以我非常擔心我太太也可能會是接下來其中的一名。所以我強烈要求澳洲外交部,給我一個明確…,我太太在獄中到底是死是活。“(章翠英之夫 周忠明)

周忠明一方面緊急聯繫外交部展開營救行動,另一方面他也同時將章翠英受迫害的事實公諸於眾,讓社會給個公斷。

“第一封在那個英文報紙,就是揭露中國政府迫害小章,遭受殘酷毒打,然後就引起了社會各界人士的注意。尤其是我們地區市政府,議員就立了一個動議案,就是要譴責中國政府。”(章翠英之夫 周忠明)

“那個議員就說了,他說她這個勇氣,回去為了真理去說真話這個勇氣,是值得我們這個居民每個人都佩服的。她在監獄裡面多待一天,都是不應該的。”(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歐曉玲)

媒體的報導,使得澳洲大眾明瞭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迫害的真相。章翠英的遭遇絕對不是單一個案而已。

“一個澳洲公民在中國受到這樣的迫害,我想千千萬萬的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他們簡直不會把他們當人看。”(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姜希莉)

“中國政府對人權的迫害已經滲透到海外,他不但迫害他們中國本國的人民,而且他還迫害全世界的人民。因為中國政府一貫是以謊言搞愚民政策,來達到他們的統治目的,所以他懼怕我們法輪功講「真」。他們拿到人民血汗的錢來迫害法輪功,我覺得他們這種就是非常…,就是在道義上、在人權上,都是非常敗壞的。”(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姜濤)

經過周忠明和澳洲法輪功學員不斷的請願,澳洲政府積極的奔走營救。章翠英終於在
2000年11月4日結束了兩百五十多天,不堪回首的牢獄之災。踏上闊別8個月的澳洲土地,呼吸到自由的空氣。由於中國政府告知澳洲外交部錯誤的航班訊息,周忠明等人只好漫無目的的在機場苦苦等候數個小時,而當章翠英孤單的身影最後出現在出境大門時,眾人唯有一個共同的感覺:恍如隔世!

“我一見到她的時候,我當時真就是說不出什麼。我覺得真的就是一個善良的人、一個有正念的人、一個真好像就是個真理化身的人,她能夠出現人間所沒有的奇景。”(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楊女士)

“一看到我們,她也是眼淚就在眼眶裡面。所有的學員當時都是…,也是眼淚流出來了。後來她就說謝謝你們,謝謝你們。然後身上穿了一件紅毛衣,就跟大家講了幾句以後,她就把毛衣給脫下來了,就露出了她,她就是一件白色的襯衣,上面就寫了幾句話,當時學員看到了以後,我們都哭了。”(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姜希莉)

這些動人魂魄的字句是章翠英在獄中,描了一遍又一遍的肺腑之言:為了一句公道話:法輪大法是正法。為此坐牢8個月,歷經艱險討公道。頭可斷,血可流,浩氣丹心留獄中。中國鎮壓法輪功,將成為千古罪人。

“當她出獄的時候,我們都非常地高興。我見到她的時候,是在家裡頭第一次見到她,見到她以後我拉著她的手。我們幾個人呢,我們都感覺說不出話來。但是她竟說到什麼呢?你們在外面的,你們真了不起。”(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孟黎)

這就是章翠英,善良淳樸,時時刻刻為別人著想的章翠英。自己才剛剛掙脫魔掌,卻反而認為在外面的學員,為講清真相付出了許多。當然,聽到這一番話,大家又不禁淚下。

“回到澳洲以後,一想到中國現在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在獄中,仍舊用生命在捍衛著大法、用生命在呼喚著正義、為生命在爭取人權,受盡了各種折磨和各種殘酷的迫害。所以我也顧不得休息,一到澳洲我就日夜奔波,向善良的人們呼籲,給予我們緊急幫助。”(澳洲華裔畫家 章翠英)

“在中國所有的電視台、報紙,所有的國家的宣傳機構,全是中國政府所控制的。人們聽到的全是假的東西,那麼建立在一個假的基礎上的那個訊息,人們的判斷往往都是錯誤的。那麼章翠英她能夠回去中國,她把海外的消息帶到中國去;她現在也把國內所遭受的那個所有的殘酷的鎮壓,帶到澳洲人民裡面來,因為這是人證物證,中國政府他再說上一千一萬次謊言,他還是謊言,那麼澳洲政府以及人民慢慢對大法越來越清楚。”(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歐曉玲)

章翠英深切體認到因為她是澳洲公民,所以儘管牢中生活痛苦如人間煉獄,但那畢竟是有期限的。目前中國大陸仍有千千萬萬名法輪功學員,依然在暴力橫行的監獄中被摧殘著,在生死的邊緣線上掙扎著。如果各級政府和善良的人們,再不伸出援手,他們的煎熬很可能是遙遙無期…。

“我們緊急呼籲,世界善良的人們、各級政府,給予我們的幫助。因為你們的幫助,你們的一封信、一個簽名,和一項支持法輪功的決議,就能使多少人獲得自由。”(澳洲華裔畫家 章翠英)

在西方國家法輪功學員,徵集到許多民眾的簽名,支持、聲援法輪功,有的西方人雖然並非學員,但卻對真相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他(西方人)說:‘我簽了很多很多的名,每次我看到你們簽名我都簽。’他說:‘我知道你們是非常善良的人。’他說:‘你們就像光一樣,任何黑的東西看到都害怕。’所以他說:‘我能理解中國政府為什麼會打壓你們。’他不是修煉的人。他就說,他說:‘其實我已經寫了幾百封信,給我所有認識的人,各界人士都有。他說我默默地在支持你們,已經三個多月了。’”(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李紅穗)

是的!全世界正在關注此事,透過真相一一的揭露,他們逐漸認清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政治目的,對政權也毫無興趣。自始至終,僅僅只是懇請合法煉功的基本人權而已,此外別無所求!反倒是處心積慮要鞏固政權的人,擔心修煉人數日益眾多,感到害怕了,先發制人。其實只需稍稍了解法輪功修煉的本質,自當明白修煉者是要放下一切名利執著的,又怎可能對政權感興趣?法輪功學員將修煉後,更強健的身體報效於國家,以更純正善良的心性待人處事,進而改善社會風氣。這對社稷而言,又將是多大的福祉?遺憾的是,政府先是誤解了他們;後來當他們因為全心信賴政府,行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四十一條,賦予公民得以向中央機關上訪的權利。政府繼之又以大規模的迫害鎮壓行動出賣了他們、辜負了他們的信任。常言道:虎毒不食子。令人不禁慨歎:是什麼樣的政府會一再向手無寸鐵的子民施予毒手?

“法輪功這些個學員們去上訪,他們遭受了那麼殘酷的迫害,可是他們並沒有什麼怨言。像章翠英回來,我沒聽到她一句說中國政府對她怎麼迫害、怎麼樣,中國政府怎麼不好。她沒有講這個,她只是說中國的政府對待他們非人的迫害,的確是違背了人權。這一些個法輪大法的弟子,真是令人敬佩。”(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孟黎)

“法輪功學員在這一年多來,沒有一個學員對警察有過任何暴力的行為,儘管他們受到了很不公正的待遇,甚至受到了身體上的殘害和精神上的壓力。他們都沒有做出任何的暴力反抗,那麼沒有打傷過警察,沒有侮辱過一個公安人員,也沒有損害過一些公物。對這樣一個祥和的民間團體,採取如此高壓的手段,我覺得是一個政府不明智的做法。”(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汪濤)

自1999年7月到2001年3月為止,已有5萬多名學員被關押。242名學員未經審理而被判刑,最高刑期長達18年。有超過6百名學員被送進精神病院。有162名學員在獄中被活活折磨致死。這些都是人權組織搜集到有名有姓的實證,殘酷的手段仍在中國大地上施展,暴虐的酷刑仍在中國監獄中進行。章翠英總算歷劫歸來,但其他人呢?究竟要付出多少寶貴的生命?中國政府才會醒悟?暴行才會終止?

“就是中國政府不但不聽勸告,還一意孤行。他們使用非常惡劣的,喪失人性的種種手段,對法輪功進行迫害,簡直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所以我呼籲大家各位有善良、有正義良知的人民,對於我們能夠有所支持,道義上的幫助。”(澳洲法輪大法學員 姜濤)

一雙雙援手就象徵著一簇簇生命的火光。您的一個救援行動,就可能挽救瀕死的生靈。章翠英的故事催人淚下,但在中國大陸仍有千千萬萬個章翠英等待救援、仍有千千萬萬個令人遺憾的、心痛的事實,正在中國陰暗的監獄以及勞教所內發生。法輪功學員呼喚您的良知,並期待您伸張正義。您的聲援、您的支持,和您的善行義舉,全球上億法輪功學員將永遠感謝,銘記在心…。

節目內容建議請寄到 編輯信箱[editor@tw.fgmtv.org]
技術問題請寄到 網站管理員信箱[webmaster@tw.fgmtv.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