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篇

古稱浯州,又叫仙洲。金門由大小十五個島嶼所組成,東眺台灣海峽,三面為中國大陸所環繞,自古形勢險要,地理位置特殊。

明朝江夏侯 周德興為防禦倭寇侵擾,在島上築城池,因其形勢「固若金湯 雄鎮海門」,故名金門城。直至宋朝,金門才納入中國版圖,隸屬福建泉州府同安縣。南宋理學家朱熹,當時為同安主簿,任內兼辦學事,金門經過朱子教化之後,從此家弦戶誦、文風鼎盛,遂有「海濱鄒魯」的美譽。明朝邑人科舉聯登,仕宦稱盛,民間故有「無地不開花,無金不成同」的諺語流傳,影響所及,時至今日金門人才輩出、基礎教育成功,同時金門也是全台灣最早實施九年國民教育的地方。

大金門即金門本島,佔地131平方公里,形狀如啞鈴,東西長20公里,南北最窄僅3公里寬,全島地基由花崗片麻岩構成,最高峰太武山海拔253公尺,因形似古代戰士頭盔而得名。

小金門又叫烈嶼,面積不到15平方公里,位在本島西南方海上,兩島渡船只需15分鐘,往來頻繁。烈嶼人富冒險犯難精神,早期居民遠赴南洋發展者甚多,也一併將樂觀進取的民風散播海外。

民國45年起金門實施戰地政務,從此金門煙硝烽火、軍民一家,先後經歷了古寧頭大捷、八二三砲戰,接著六一七、六一九砲戰,以及之後近二十年的『單打雙不打』,夜夜呼嘯而過的砲火洗禮,軍民因此共度一段同舟共濟、生死存亡的艱辛歲月。

“以前要穿一雙新皮鞋很不容易嘛,結果那個宣傳炮就穿過來,就把我整雙皮鞋都震壞了,以前是雙不打單打嘛,所以到了三更半夜,每過十二點,如果是單號的話,就要在那邊提心吊膽,趕快去找防空洞啊。”(金門陶瓷場 彩繪師 陳珠英)

“金門對我來講,算是既熟悉又陌生,那陌生的原因是,我覺得這個有蒙上一層比較神秘的色彩,就是以前是軍方的管理。”(台北法輪功學員 林淑惠)

“因為修煉,使我們有這個機緣來到這堙A那我們來到這裡我們發現說,金門跟我們想像當中都不一樣,原來我們都以為它是在槍林彈雨當中的地方,沒想到這個地方這麼純樸,這麼好的一個地方,人心非常地善良。”(台北法輪功學員 李青玫)

“我覺得他們經過戰爭歲月的洗禮應該是很貧苦的,或者說,愁苦的那一類的,可是我來這裡我看到的是,他們不只是純樸善良,生活簡單,生活非常的安定,這種安定不是說因為物質生活的安逸而引起,而是本身他們的內在的那種經過生活的實踐吧。”(台北法輪功學員 林淑惠)

民國81年11月,金門廢除戰地政務,開放觀光,並以文化立縣。清新的空氣,亮麗的陽光,潔白的沙灘,迎風送綠的大地,融匯著陽剛與陰柔雙層神祕面紗,這就是金門現在的寫照。

相傳明鄭時期,島上大肆伐木造船,使得金門從綠樹林立的仙境,一變而成飛沙走石的荒地。島民為求平安,在各個村落入口處,豎立風獅爺以制風煞。燕尾飛揚、馬背橫懸,這是金門傳統建築,極為動人的造形。

這是金門現代的地標「莒光樓」,現在的莒光樓以多媒體簡報、照片及實物,來展現金門的現況與建設成果。莒光樓高三層,是具有北方「歇山」式屋頂風格的宮殿式建築,名聞遐邇的金門高梁酒、貢糖及砲彈菜刀,號稱「金門三寶」,其它特產尚有陶瓷品及花崗石林等,其中又以陶瓷品最享負盛名。

“目前我們是中華民國唯一的官窯,我們主要研列項目,除了做陶瓷瓶、酒瓶以外,一般藝術花瓶也是我們經營的主要項目。”(金門陶瓷場 廠長 王漢文)

陶瓷廠產品分為日用瓷、藝術瓷兩大類,其品質己達到「青如天、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的境界。

“要跟各位介紹的這隻就是我們的霽青金彩九如瓶。那這個瓷種有什麼特別呢?它最主要它是一種巧瓷,媕Y有個內膽是綠色的,媕Y又畫了九隻的金魚,象徵年年有餘。瓶子裡面的內膽會動,會動就象徵一種『水來運轉』這個好福氣。” (金門陶瓷場 技正 鄭啟挫)

九如轉運瓶帶給人們年年有餘,水來運轉的好運道,人皆追求幸福,但人活在世上,命運真的能轉變嗎?有沒有辦法徹底改變人生道路呢?李洪志先生在「法輪大法」的經典書藉《轉法輪》中提到:這是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這個人從此以後走上一條修煉的路。那麼為什麼走上修煉道路,可以改變他的人生?這個東西誰能輕易動得了啊?因為這個人一想走上修煉的路,這個意念一動,就像金子一樣,震動十方世界。

“煉這法輪功的時候,在兩年前,我就買了一本《法輪大圓滿法》。”(金門陶瓷場 技工 李麒麟)

“因為我原來身體不好,然後就去學法輪功。那個時候我剛好在做一種治療,我覺得效果就有改善。”(金門陶瓷場 彩繪師 陳珠英)

“這個法輪功煉起來這個氣息會很順暢啊!身體會很平和啊!”(金門美術學會 監事 陳志鈺)

“我每天都煉差不多一小時,感覺那個磁場,宇宙的磁場也很強。”(金門陶瓷場 技工 李麒麟)

“他這種法就是比較深入淺出,適合現代人來學,不像一般的佛法很深入,你還要去研究這樣。我覺得他不像就是說一般的宗教,還要牽涉到很多事情,他不會讓人家有壓力。”(金門陶瓷場 彩繪師 陳珠英)

學美術的陳珠英、陳志鈺及李麒麟都是新學員,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讚揚法輪功。藝術家天生具有獨特的敏銳度,及豐富的靈感,那麼,藝術工作者適合來學法輪功嗎?

“因為它堶惘野揮云漸\夫,寧靜的功夫,美術界的同仁應該可以來學習,因為學了以後,使自己更寧靜。看美術的東西可能會有更不同的看法。”(金門美術學會 監事 陳志鈺)

民國38年以後,金門一躍而為前線戰地,因戰地生活不易,移居台灣並落籍者眾,金門可稱為台灣人的故鄉,而台灣又為金門的資源與後盾。

“那時候我哥哥身體不舒服,我就看到了金門為什麼醫療這麼落後,身體真的變得很差的時候才送到台灣,一送到台灣醫療的時候,整個人都不行了。在修煉大法當中,我看到我的同修門,每個人的身體那麼健康,所以我就一心一意要想把這個大法傳出來,傳到金門來。”(台北法輪功學員 邵黎珠)

“八十七年十二月,是因為先生的身體…去看醫生,小姑原本就在台北有學這個大法,這個功法真的太好了,因為我看我先生在煉的時候,他臉一直有紅潤的感覺,因為以前我爸爸是有學過中醫,我多少會看,因為如果是肝指數高的人,那臉比較不容易紅。”(邵黎珠嫂嫂 許能雪)

三年來邵文雄與許能雪、邵黎明與徐正義這兩對夫婦,在大金門學法煉功,也教過不少人來學煉,介紹過不少人走上修煉之路。大法在金門逐步成長、穩定紮根,現在每天清晨在金城的縣立體育館前固定煉功,每周六晚上在金城民生路的金信大樓埵傅狙挶|,同時,每逢雙月的11號起,有九天講法教功班,歡迎有志修行的朋友,一探宇宙大法的究竟。

“我們金城鎮全縣五個鄉鎮堶情A目前是人口數最多的一個鄉鎮。金城鎮是一個新舊雜陳的一個都市,有古老社區,還有新的一些市街這樣,那我們鎮的古蹟也蠻豐富的。”(金城鎮鎮長 許金象)

舊金城北方,水頭一帶,是金門古樓密集的地區,全都是富商聚集之處。早年他們移居南洋發展,經艱苦奮鬥後饒有所成,於是衣錦榮歸返鄉建樓以光耀門楣。另外舊金城南盤山東南,建於明朝洪武年間的文台寶塔,塔高五層,為一石塊堆砌而成的實心物,當時為航海指標。

文台寶塔旁有觀海石與嘯臥亭,相傳明嘉靖年間,俞大猷將軍任金門所正千戶,守禦金門,教化民眾,頗受愛戴。俞將軍在此觀兵弈棋,所謂:酬唱休憩、嘯臥遠眺。一種清心明智,寄託胸臆的生活方式,著實曠達灑脫。而其亭上對聯:「嘯喝氣雄吞宇宙 臥休神穩靜風波」,更可見其人器宇不凡。

在《轉法輪》一書中李洪志先生明白闡述:我們這一法門,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地在利益問題上吃虧,被別人竊取利益的時候,你不跟別人一樣去爭去鬥。

(畫面)
不記常人苦樂 乃修煉者
不執於世間得失 羅漢也 ~ 摘自李洪志先生著作《洪吟》「跳出三界」

法輪大法出版品包括有書籍20種、影音製品17種,在金門山外車站的長春書局都可以買到。

“法輪功從大陸引進台灣,台灣再引進到金門,金門有很多朋友,都是對法輪功有深刻的了解,起初是比較少啦,慢慢來,像是最近幾年,不只是書,它的煉功帶都是賣得很不錯。”(長春書店老闆 陳長慶)

“我知道法輪功在全世界造成轟動,我了解大概有五十幾個國家,有一億多人口在修煉嘛,我剛剛還聽說煉法輪功的人,比較不必用到健保卡,我們的鄉親如果可以有機會可以接觸到法輪功,可以讓他的身心身體可以健康,我想站在我的立場,我很樂意來配合推動。”(金城鎮鎮長 許金象)

“就像我們金門社會局局長他說,如果我可以帶動這些金門人來煉法輪功,這個社會一定會很安定。”(金門法輪功學員 許能雪)

“我太太最大的改變,就是脾氣比較好,有時候她如果以前有什麼事情,心理上有什麼只要不滿意她會嘮叨,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許能雪丈夫 邵文雄)

“我有改變啊!改變了很多啊!變成好像心性很開朗,不像以前說,有什麼話,人家講什麼,你就好像悶在心堙C”(金門法輪功學員 許能雪)

范叔寒將軍詠陵水湖一詩,把小金門秀麗的景致,刻劃得極為傳神。小金門、烈嶼鄉,彪顧猛虎、滄海碧波,前線中的前線,與福建廈門最近的距離,只有3000公尺。一水之隔,兩岸生活與觀念差異甚大。近年來流行小額貿易的小三通,兩岸人民交往頻繁,常常與海防巡邏捉迷藏。

“小三通開始的時候,像這種海岸,就是在小三通的那種據點,本來都是晚上在進行,現在白天也在進行,如果平常時候,有百姓或觀光客靠近這個岸邊,大陸漁船就會靠過來跟我們交易。今天我們大家都穿著法輪功的衣服,他們的漁船都不敢靠過來。”(小金門法輪功學員 李建欽)

自1999年7月以來,大陸全面鎮壓法輪功,一般的大陸人民,絕大數都被中國媒體、輿論所蒙蔽與欺騙,直至2001年10月22日為止,有超過十萬人被非法逮捕,有超過304人被迫害虐待至死,上億人的基本人權被剝奪。近兩年來,中國政府集人類歷史中所有殘暴的手段,動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惡毒的方式,迫害法輪大法與修煉者。

“我覺得這些學員真的是非常地偉大,他們在用生命告訴世人的事情,我想這值得大家去省思這個問題。”(台北法輪功學員 李青玫)

“我們金門很多娶大陸新娘的,他們回來的時候,你看她們真的是被洗腦洗得很厲害,那個法輪功邪教,自焚哪,這方面的話聽在我們的耳堙A真的是覺得很可悲。”(小金門法輪功學員 李建欽)

這些中國法輪功修煉者被關押、沒收財產、殘酷虐待,甚至凌辱至死,不是因為他們犯了什麼罪,而是他們不願放棄對宇宙真理「真、善、忍」的信仰。

“真希望開一艘船開到對岸去,跟他們好好地講清真相,希望中國政府不要再虐殺法輪功學員。”(小金門法輪功學員 李建欽)

李建欽妻子罹患乳癌,他們全家到處尋找藥方、偏方,當然也包括一些氣功治療方面的嚐試,期望奇蹟出現。在一開始閱讀《轉法輪》時,一段奇妙的夢境,彷彿在冥冥中指引他的方向。

“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老婆在一個黑暗的地道裡面,我牽著她的手一直找不到出口,突然間有一盞黃色的,很微弱的燈光在指引我們的方向,我就牽著她往那個燈光的方向,終於一片光明。”(小金門法輪功學員 李建欽)

李建欽就這樣走上修煉法輪功之路,找到人生的歸宿,解除了家庭的危機,重新面對新的人生,新的未來。如今,一家四口都是法輪功學員,他們家同時也成為小金門唯一的煉功、教功點,法輪功深深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我一直在追求修煉的這條路,從以前的氣功、宗教,後來,看了《轉法輪》以後,真的是覺得,我知道很多人跟我有同樣的感覺,這就是一生要找的東西。我常常跟很多有緣的人講說,有辦法在金門這邊修煉法輪大法,真的是非常的福氣,一水之隔,你就要受到那麼嚴厲的迫害。世界各地也都在聲援法輪功的學員。”(小金門法輪功學員 李建欽)

“在這個SOS制止虐殺緊急救援,這個活動的簽名活動當中呢,我們也發現了很多溫馨的故事,我們知道說金門這個地方,是黃髻宿耆很多,有些老年人他們目不識字,他們只認識自己的名字,可是他們為了要趕快寫下自己的名字,一筆一劃的在描繪,而且走到門牌前面,看著門牌上面的字,一筆一劃的寫出來,那這樣的畫面讓我們覺得非常的溫馨,非常的感動。”(台北法輪功學員 李青玫)

“這堳黹挈b,非常的好,環境非常的好,我覺得大法在這堨偉ヰ爾隉A我覺得非常的有希望。”(台北法輪功學員 林淑惠)

“因為我們是「法輪大法」的身心受益者,希望他能夠在金門弘傳,遍地開花。”(台北法輪功學員 黃春英)

“希望我的鄉親,我的朋友,包括我唯一的女兒,希望她將來也學「法輪功」,因為我覺得很好,感受很好,這是一種直覺啦。”(金門法輪功學員 陳珠英)

節目內容建議請寄到 編輯信箱[editor@tw.fgmtv.org]
技術問題請寄到 網站管理員信箱[webmaster@tw.fgmtv.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