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新世界

在我們生活的世界裡,「人」,是最有靈性的高級生命,人類歷經久遠的進化繁衍過程,至今已有數十億人之多,各個人種、膚色、文化、習俗等相互組合,將這個世界構成一幅豐富多樣的面貌。

人有很多種不同與分類,而最原始的分類就是「男人」與「女人」。「男人」與「女人」從何而來呢?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在東、西方的神話或者宗教中,都流傳著人的來源是神所創造的說法。神創造了男人與女人為的是要繁衍後代,一如道家思想的陰陽「太極學說」,男為陽剛、女為陰柔,孳生萬物、生生不息。

在遙遠的上古時代裡,男人與女人守護著單純的一夫一妻制。男人外出狩獵或耕種,女人在家戶中織布或育兒,男女之間是一種互補、互敬的和諧關係。人類繁衍多了,人與人之間形成不同的社會關係,人們善良、清心寡慾而自律,除了制定簡單的法律管理著社會之外,「道德」才是衡量善惡是非最大的準則。

隨著人類歷史的前進,社會的規模不斷地在擴張,人心越來越複雜,人與人之間的衝突矛盾也越來越大。就兩性關係而言,一夫一妻制漸漸被破除了,部分的男性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而利用生理與社會優勢,對女性造成不同形式的傷害。諸如古代的男尊女卑、溺死女嬰、纏足、陪葬,到今日的職場性騷擾、家庭暴力、色情媒體的物化女性等等。千百年來許多女性就這樣忍受性別壓迫的痛苦。起源於十九世紀至今的「女性主義」,是最有系統探索這類問題的學說,企圖喚起對女性人權的注意,改善女性長久以來的弱勢狀態,並提出兩性和諧的解決之道。

一百多年過去了,在女性主義者的努力之下,許多性別壓迫的問題都獲得大幅度的改善,幫助許多求助無門的女性走出困境,同時也幫助男性重新了解女性。從西方到東方,全球都蔓延著一股「兩性平等」的潮流。在這樣的時代裡,男性與女性的角色都進行著前所未有的調整,例如「新好男人」、「奶爸」,漸漸軟化男性「大男人主義」的形象,而有能力的女性也可以被托付更大的責任,眼前一個截然不同的兩性社會已經展開。

雖然兩性都已經有了如此巨大的轉變,然而任何一種人類知識或心靈運動畢竟有其極限,另一方面,「壓迫」何止發生在性別關係上,也發生在種族、宗教、國家之間的關係上。從古至今、從東方到西方,複雜而深層的人性問題,確實有待更進一步的善解,究竟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呢?

當人們一受到壓迫的時候,往往都是採用對立、對抗的方式去改變這種不平等,但是以下的這一群男性與女性,他們曾經是含淚忍受壓迫的人或者是壓力製造者,他們今天不僅成功地改善了生活中充滿摩擦的兩性關係,更從此邁向一個嶄新的生命境界,讓我們為您介紹他們的故事提供您參考。

概括的來說,「女性主義」是以女性的觀點來探討男女不平等的現象,並提出解決之道。大多數的女性主義學者都認為,這種不平等現象是人為的、制度的,是來源於一個龐大的父權意識形態。因此應該透過女性意識的覺醒,再深入到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去改善不平等的社會結構。台大新聞所所長張錦華教授,是台灣新聞學領域中相當有造就的女性學者,「性別」也是她關心的議題之一。多年來她進行著女性主義觀點的傳播研究,批判部分媒體對女性的歧視、或是報導不公的偏頗立場,而她也曾經針對日前發燒的「塑身」風氣加以檢視,提醒台灣社會畸型偏執的迷思。她像大多數的女性主義學者一樣,期待透過社會制度的轉變來改善女性的弱勢,意氣填膺、仗義執言。

但是張錦華對於她長久以來所關心的女性問題,現在有了全新而寬廣的理解。她認為設計再完善的社會制度,終究還是端看人類如何善用制度。1999年她開始修煉「法輪功」,這是一種教人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佛家上乘修煉方法,幫助人們達到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思想境界。「女性主義」與「佛法修煉」乍看之下似乎毫無關聯,甚至有人質疑她是一個學者,竟然會借助像是迷信的超自然力量來解決問題,但是張錦華認為,女性主義與佛法修煉兩者所追求的目標其實是一致的,都是在追求生命品質的完善,只是訴求的辦法不同而已,而「科學」也不是人類唯一的理性與生命終極的答案。女性主義雖然幫助她看到父權意識與社會結構是性別壓迫的主因,但是佛法更讓她看到問題的根源是人心的變異,要善解性別以致於人類社會的衝突,最有效、最根本的辦法就是人心向善。

“女性主義者希望來解決這個結構上不合理的地方,當然民主政治一樣是在解決。一樣是希望我們把這個結構上面不合理、不平等、不民主的地方,讓人們不自由這些方法,能夠把這些制度或方式,社會的這些運作,能夠把它弄得更合理一些,是我們這個法輪佛法裡面他所提供的一個解決之道。其實任何一個社會要變好,任何一個人希望有一個比較愉快的生活,這兩者是不可或缺的,就是制度上要合理,但是使用制度的人,他的心本身要是非常善良的,非常真誠的,缺一不可。”(法輪功學員 張錦華教授)

除了在知識層面上的啟發之外,法輪功的修煉也為張錦華帶來更多的收穫,那就是身體素質的改善。法輪功還有五套功法,舒緩優美、簡單易學,人們只要搭配法輪功著作《轉法輪》的指導去學法、煉功、修心性,就可以達到身心健康、返本歸真的境界。張錦華也無法例外的,人到中年總是會開始產生老化和身體上或多或少的疾病,但是現在大家看到的張教授總是精力充沛、神清氣爽的樣子,實在令人好奇「法輪功」到底是怎樣的好功法?

法輪功又稱為「法輪大法」,是由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從中國傳出,一如之前所提到的,這是一種教人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佛家修煉方法,「真」就是說真話、辦真事,最後返本歸真;「善」就是有慈悲心、要為他人著想;「忍」就是能吃苦中之苦、忍難忍之事。自1992年到現在已經有五十幾個國家或地區、全球一億多人,以身心親自去證實法輪功的正確性,體驗它為人類社會所帶來無法言喻的益處。全世界現在除了中國之外,許多國家的政府與人民紛紛頒獎讚揚,感謝法輪大法幫助人們遠離疾病、毒品、酒精與色情的污染;放棄爭鬥、仇恨、忌妒、貪婪等不良的思想,重新找回真誠、善良等等生命的美德,使得許多的家庭與人際相處越來越和諧溫暖。牙醫師沈錕進先生和他的家庭就是一個例子。

沈醫師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是一個所謂的「大男人主義者」。抽煙、喝酒、打牌樣樣精通,平常除了看診之外就是和朋友一起玩樂,很少關心家裡的事情。婚前沈醫師的大舅子還教他如何故意打破碗盤、洗壞衣服來逃避幫太太做家事。他的脾氣火爆,一看到不順心的事情就會大發雷霆,所以家人都很順從他。沈醫師假日時很少待在家裡,但是只要他一回家,原本在客廳看電視的孩子就會一溜煙地躲回房間,對於這種情況他還覺得十分有爸爸的威嚴呢!但是自從沈太太修煉了法輪功之後,目睹了自己的太太在身心上產生巨大的轉變,在家人的鼓勵之下沈醫師也加入了修煉的行列。李洪志先生教導修煉者無論在任何環境下都要做一個好人,要有慈悲心、要與人為善,做什麼事都要先考慮別人,這些法理讓沈醫師發自內心開始調整自己的不足。四年多的時間過去了,法輪功果然送給他的家人一個新的丈夫、新的爸爸,只要家裡有任何需要他的地方,他都會主動幫忙,現在他會上菜市場或到廚房料理簡單的飯菜、洗碗筷,沈太太結婚二十多年來第一次享受到丈夫的體貼,而家裡的孩子們也因為沈醫師脾氣變好了,所以都很願意親近他。

“我就是一家之主,全家全部都要聽我的,(這是)我以前的想法,現在真的是修大法以後,會知道做事會先考慮別人、或是講話的時候也會考慮別人,說這句話講出來別人能不能受得了?你做這件事的時候別人能不能受得了?會想到先他後我,會想到是不是他很忙呀!是不是他因為有什麼事情沒有耽誤了,所以沒有辦法做這件事,那我只是舉手之勞嘛! ”(法輪功學員 沈錕進醫師)

相同的改變也發生在另一位法輪功修煉者洪吉弘先生的身上,洪吉弘在大家眼中是一個「領導型」的人物。他當過知名企業的高級主管,在業餘的時間也擔任過幾個民間社團的理事長,他的壞脾氣是全家人都知道的,只要看到不順心的他就會嘮叨個不停,洪太太說那是因為他是一個很有責任感的先生,也是一個好爸爸,不過當他發起脾氣來的兇樣就讓孩子們非常的怕他。但是自從洪吉弘在六年前修煉法輪功之後,全家人都發現他真的把壞脾氣改掉了,現在的洪吉弘是個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是滿臉笑容的人,用「新好男人」都還不足以形容他對家人的體貼與呵護的程度,對於這一切的改變,洪吉弘自有他深刻的心得體會。

“過去我常常會吹毛求疵的,所以我妹妹常常說,你那個男人怎麼那麼嘮叨,常常那個很多小事情也一直唸,要求這個、要求那個,怎麼這樣不好、那個沒做好,結果到學法輪功之後,不但不去要求這個,反而自己要求自己把它做好,結果整個場都變過來,連我們周圍的人整個也都變過來了,這是法輪功一個跟一般所要去改變自己很不一樣的地方。”(法輪功學員 洪吉弘先生)

不論是沈醫師或是洪吉弘,家人對他們而言不再是可以控制與佔有的財產,他們都能夠將原本的「自私」昇華為更高尚的「慈悲」,對待家人以及任何人都是不求回報的付出,發自內心關心別人、為他人著想,這真是讓人感受到「善」的洪大能量。

在我們的生活中,遇到矛盾衝突的時候不是忍氣吞聲就是大吵一架,相信這是很多人的共同經驗。「忍」,在一般的兩性關係中,總是帶有一種「委屈」、「哀怨」或是「示弱」的意味。或許您會有個疑問,法輪功修煉也講「忍」,這種「忍」對於促進兩性的和諧有什麼關係呢?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他的著作裡這樣提到:「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台大經濟系助理教授胡玉蕙也是這個法理的見證者。她和大多數的女性一樣,希望先生也能夠分擔一些家事,或者常對自己的付出不受先生的感激讚美而苦惱,但是「忍」這個概念在她修煉了法輪功之後有了全新的體會,也軟化了她與另一半的摩擦、擁有更溫馨的家庭氣氛。

“後來我修了法輪大法之後,我理解了真、善、忍的道理,尤其對這個「忍」字我有特別深的體會,就是說,它不是含淚而忍,不是那種委屈的忍,而是說你真正站在對方的立場去想,然後為他著想,在那樣一個情境下,你就會很多事情,你不會心中有疙瘩,做的時候你也做得很自然,然後他如果沒有注意到也沒有關係,因為是你自己為他想而做的,但是不是為了他的褒獎或者為了他注意你而做的,所以他的反應不會影響我的心情,而我做完了也覺得很高興。”(法輪功學員 台大經濟系助理教授 胡玉蕙)

目前社會上部份人士對於佛法修煉會有些誤解,認為佛法修煉是迷信,甚至覺得佛法中具有「男尊女卑」的歧視存在,關於這一點,胡玉蕙提出她的看法。

“事實上它在這個修煉的過程上面,完全沒有什麼「男尊女卑」的觀念,我們都是完全一樣,男性、女性都是修煉人,只要你精進你就是能夠進步的。所以他堶控j調的就是人性,他訴諸人性最純善的那一面,讓我發揮我們心中那種「真、善、忍」的那一個好的一面出來。在這個情況下,不管是男性對女性、或女性對男性,甚至同性之間,我們彼此都是以「真、善、忍」的原則在做人處事,不會有任何那種壓榨的事情或者壓迫的事情發生,你完全站在對方的立場著想的時候,怎麼可能會去做些事情、損傷對方的利益來讓自己得到好處呢?我想這是非常和諧、非常自然而然的方法,就可以達到兩性的平衡。”(法輪功學員 台大經濟系助理教授 胡玉蕙)

目前是美商公司經理的法輪功學員潘信敏,在年輕時是一個任何事都要強調「女男平等」的現代女性,但是她卻嫁入了一個傳統的大家庭裡,對夫家許多「男尊女卑」的觀念非常不能接受。她要在下班之後負擔所有的家事,遇到家裡宴客的時候,只能等到公公婆婆與客人用餐之後才輪到她吃飯,後來甚至於先生有了婚外情,夫家的長輩還告訴她這是一夫二妻的命要她忍耐。這樣的生活讓潘信敏每天痛苦的掙扎著,直到後來她走出婚姻,而在工作職場面對很多男性常常拿女性開玩笑,這樣對女性的不公對待潘信敏常常感到既氣憤又無奈,但是修煉法輪功之後,「真善忍」法理漸漸取代了她「女男平等」的觀念,成為衡量是非善惡的最大標準。真正的「忍」是一種包容、為他人著想的胸懷,佛法修煉的圓融精深讓她以更慈悲的心重新看待世間的一切,多年來氣恨不平的心結被開闊的思想打開了。

“我想就是說學了大法以後,我也知道就是很多事情是有它的因緣關係,那我為什麼會在那個環境下,我為什麼會做女人,或我為什麼會接受那樣的待遇,其實都有因緣關係存在,所以我對於這個我所遭遇的一切,除非我覺是它是不正確的,是基本上錯誤的我可能會提出來。如果說是只是一個很正常的情況下發生的一個怎麼樣的一個情形,或者我需要多付出那些,我覺得我不會去在意它,可能也不能用不屬於常人的所謂「逆來順受」,但我覺得說,我會很坦然的去接受那樣的一個環境。”(法輪功學員 潘信敏女士)

「人類根本的出路,不在於用什麼法來管什麼人,而是修德於天下。」這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對於當前人類社會亂象所提出的真言。以上為您介紹這一群人的故事,提供兩性關係另一種改善的途徑給您參考,如果您有興趣進一步了解法輪大法,歡迎您上「法輪大法全球訊息中心」www.falundafa.net,或是「法輪大法在台灣」網站www.falundafa.org.tw,法輪大法書籍全部都可以免費下載。

最後,不管您是不是女性主義者、是男性或者是女性,相信您都不會同意接下來的這些事情。法輪功從1992年洪傳至今,全世界都在歡迎歡迎他的到來,肯定法輪功對世人身心健康的莫大幫助,但是唯獨在中國遭受江澤民政權的抹黑與鎮壓。千千萬萬個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被無理的逮捕,送進勞教所進行慘無人道的刑求與虐殺,女性學員在這其中尤其不幸,她們正遭受著非常嚴重的性侵害。國際人權組織揭露的迫害事實包括:大量使用電棒或其他利器攻擊敏感部位、強迫剝奪睡眠、被注射國際上禁用的破壞中樞神經的麻醉藥劑,我們還必須更痛心地指出,在遼寧「馬三家勞教所」竟然將十八名女性學員剝光衣服投入男性牢房、北京數名惡警當街毆打、強暴一名女性學員!以上種種暴行不禁令人同情與憤怒,女性的身體竟然成為凌虐的目標,這是國家機器與男性的雙重迫害。諷刺的是,1995年聯合國第四屆「世界婦女大會」還在中國北京召開,發表「北京宣言」呼籲世人重視婦女平權的問題。

“揭露出來的目的,不只是在於說要告訴世人法輪功學員他們的和平修煉的一個本質,更重要的是說,身為為一個人或一個女人在今天社會當中,她人格的自由、她人格的尊嚴是應該絕絕對對受到他們國家憲法或國家法律保護的,不管是本土的法律或者是沒有在國際條約的義務,這樣的義務都不應該被國際社會所忽略。而今天,以一個霸權自私對於他自己的人民,和平善良的人民進行這樣子的一個迫害的話,在任何國際組織上面來講都沒有辦法忍受的。”(法輪功學員 朱婉琪律師)

是的,中國對於女性的欺凌不能再繼續了,江澤民政權的暴行引起國際婦權人士的關注。婦女聯合教會(CWU)就支持全球性緊急援救中國法輪功修煉者的SOS活動,她們表示為努力增進二十一世紀的世界安全,使家庭更加平安,婦女聯合教會(CWU)與在中國的兄弟姐妹們團結一致、休戚與共,呼籲結束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野蠻的鎮壓。我們誠摯地呼籲您及時伸出援手,維護人權、援救女性。您可以寫信給您知道的所有國際人權組織,以及每一個支持和保護女性權益的團體,促請他們要求江澤民政府尊重人權,立即停止對女性的傷害。我們相信,這個世界上只要多一分善意與正義感,多一分譴責的聲音與制止的作法,就多一分遏止邪惡暴力的可能,就能讓無數受苦的女性,多一分重見天日的希望。對於您的支持及行動,我們致上由衷的感謝和敬意。





節目內容建議請寄到 編輯信箱[editor@tw.fgmtv.org]
技術問題請寄到 網站管理員信箱[webmaster@tw.fgmtv.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