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與現在的聖徒(英文版MPG)

本片內容改編自克奡絡.法勒(Christie Farrar)的短文--過去和現在的聖徒。這裡提供NTSC(適用於台灣、北美等地)格式的MPG檔分段下載。

MPG分段下載:請點擊「VCD下載」。

過去和現在的聖徒
── 西元二三世紀的基督徒和今天的法輪功修煉者

克奡絡.法勒 Christie Farrar

白天,天安門廣場。一小群人匆匆走進廣場,作出煉功姿勢,雙盤打坐,或展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日復一日,他們從不間斷,其中有年少的也有年長的、有受過教育的也有目不識丁的、有富人也有窮人、有男也有女、他們向中國政府呼籲停止迫害他們的精神運動:法輪功。有時候幾百個人一起來,有時候甚至上千。他們非常清楚地知道等待他們的是野蠻的迫害。他們可能會失去一切 ── 住所,工作,面臨逮捕,折磨甚至死亡---只是爲了捍衛他們的信仰。

在局外人看來,他們可能顯得狂熱,神秘,奇怪或者完全是不正常。新聞媒體經常攝取這一題材,將這些忠實於信仰的人繪聲繪色地描述成一群不明智,甚至是被欺騙的人。可是,縱觀歷史,我們發現和法輪功學員相似的行爲也極其相似地被人誤解。當年,基督徒殉難者被稱作是“新的邪教”的成員,被視爲是誤入歧途,此外還有其他的一些指控。可是今天他們得到人們的尊敬。

當我們進入這些信仰者的內心世界,我們就能夠領會,至少是略知一二,他們爲自己的信仰付出生命的動力所在。從“基督徒殉難者”原文和法輪功著作中我們都能看出,他們把這一迫害看作是宇宙中正義與邪惡之戰;相應地,每個參與者在其中所承擔的角色也就一目了然了。

殉難記

“這些神聖的殉難者承受了用文字無法描述的酷刑。”
──《殉難者》

殉難者一書中描述了這些基督徒殉難者在面臨迫害時的反映之前承受了何等的摧殘。他們遭受了從謾駡,狹窄的牢房中監禁、到各種電椅、活活被投向野獸等殘忍酷刑。迫害者們這樣折磨他們僅僅是爲了迫使他們向羅馬之神敬香、或者恭奉祭祀,可是他們都拒絕了,一心保持自己宗教的純潔。

很多人會感到不解,爲什麽這些人願意承受如此可怕的折磨,甚至被折磨致死,僅僅是爲了忠實於自己的信仰。

宇宙之戰

“而且我意識到我不是和野獸鬥爭,我是在和邪惡鬥爭。”
──《殉難者》

這些殉難者們之所以能屹立於恐怖鎮壓之上,是因爲他們完全是用精神上的,超常的,宇宙的角度來認識所發生的一切。他們沒有把這一切看作是基督徒和他們的迫害者之間的鬥爭,而是正義與邪惡的鬥爭,是爲了神和惡魔鬥爭的一次良機。

佩蓓圖意識到即將來臨的殉難日,她說: “我是在和邪惡鬥爭,我知道我會是勝利的一方。”她沒有把自己看作是受迫害的犧牲者,而是擁有神賦予的力量,在神的身邊勇敢戰勝邪惡的鬥爭者。

這些殉難者把自己的舉動看作是宇宙中鬥爭的一部份,爲他們寫書立傳的人也以同樣的觀點來敍述他們的故事。一位作家在某一章節的開頭這樣描寫:“敵人用盡全力撲向我們,可是神的恩典在另一側爲我們導航,挽救弱者,肩並肩共同抵禦敵人頑固的勢力,在邪惡之徒的襲擊中挺身而出,勇敢地承受一切。”殉難者們絕不是殘忍的迫害者手中的可憐的犧牲者,相反,他們因爲在邪惡面前堅持自己的信仰而成爲粉碎敵人的鬥士。

很顯然,殉難者們和作者們視每一個參與者以及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正義與邪惡鬥爭中的一部份。在這一場宇宙之戰中,他們視自己爲一個整體,而不是個體,對迫害者和被迫害者都是一樣。殉難者們在這一場鬥爭中如此積極地投入,他們個人的身份和個人的特徵都無關緊要。他們放棄了個人的一切而成爲更偉大事業中的一員。當迫害者們折磨山克特斯讓他承認自己有罪時,他:如此堅定地面對敵人,甚至於連自己的姓名,民族,來自何方,是否是奴隸都不願透露。但對每一個問題,他都用拉丁語回答:‘我是一名基督徒。’

在死亡面前,只有一件事是至關重要的,那就是他們是否能堅定自己的信仰,能否堅持正義,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

當前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同樣的,今天的法輪功學員們也是被其信仰所激勵。儘管時間、地點和信仰都大不相同,法輪功學員們對其所遭受的迫害和自己的承受所持的看法和以上討論的那些殉難基督徒們十分相似。對照那些歷史事件來看當前的形勢,能使我們有一個更全面的理解。法輪功學員們承受的折磨和上面所描述的殉難基督徒們承受的折磨更嚴酷和卑劣。很多學員由於拒絕放棄信仰被毒打致死。

《華爾街時報》4月20日頭版頭條報導了其中特別觸目驚心的一例:
“在陳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棄她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輪警棍打擊後幾乎失去了清醒意識的情況下,這個58歲的老人還是堅定地搖了搖頭。暴怒的地方官讓陳女士赤腳在雪地媔]...”據“其他目擊這一事件的監獄中的人說,兩天的折磨使她的腿嚴重淤傷,她的短短的黑髮上粘著膿和血她在外面爬,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並於2月21日去世。”

這只是許多類似事件中的一例。像上述的殉道者們一樣,成千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們“承受了難以描述的折磨。”政府官員們使用了包括強姦,注射藥物,毒打致殘,各種刑具,膠管毆打,嚴酷的精神和肉體折磨在內的各種方法來摧殘他們。

很多法輪功學員將中國政府對他們的鎮壓看作是邪惡對正義的攻擊,更具體點,是宇宙中的邪惡勢力對宇宙大法的攻擊。法輪功學員將對法輪大法的迫害稱爲“邪惡勢力破壞大法”。他們將這些事件的每一個方面都放在宇宙的視野中去觀察,有時也用非人化的詞語來稱呼其迫害者。

像桑克圖斯他們一樣,法輪大法學員們常常拒絕透露其個人資訊。即使在飽受折磨之後,他們還是只從修煉與否的角度來劃分自己。當被問及姓名時,有的學員只是回答:“真善忍”-法輪大法所教導的宇宙最高特性,宇宙大法的最簡明的描述。當被問及來自何處時,有的回答:“大法學員”。在互聯網上法輪大法學員的文章中,他們署名爲“一名法輪大法學員”或“大法粒子”。正像上文中的基督徒一樣,他們拒絕告訴自己的個人資訊,不與其迫害者--邪惡的代表們合作,而是強調他們與自己信仰的緊密關聯。

除了這些激勵因素外,還有一個就是法輪大法學員和上面談到的基督徒都不把死亡看作是令人恐怖的事。一位法輪功學員說:“人稱世間生命最可貴,可對正法修煉者的境界來說,他可以爲宇宙真理失去生命而坦然不動。”

結語

“但是,很少有人去探究,爲什麽這麽多的人會覺得這個七年前才創立,目前據說已有上億學員的法輪功是值得爲之付出生命的。”
-紐約時報,西元2000年

踏著殉道者們的足迹,從他們的角度去觀察事物,我們得以發現,這些殉道者們他們不是神智不清,而是非常理智,主動地加入了一場關係到宇宙命運的驚心動魄的正邪較量。他們不是X教徒,而是被自己信仰深深改變了的人。他們用自己深邃的精神眼光去看待自己和周圍發生的一切,從而獲得了無窮的勇氣。當我們走近他們的精神世界之後,我們發現他們是理性、充滿活力和善良的人,我們不應該用輕蔑的言語來隨意評論他們。

我們可以推測,在將來,人們對法輪功殉道者們的認識也會像當初對殉難基督徒們的認識一樣逐漸地轉變。如果法輪功殉道者們在其抗爭中繼續忍受和堅持下去,學者們預期公衆輿論會逐漸轉向他們。

節目內容建議請寄到 編輯信箱[editor@tw.fgmtv.org]
技術問題請寄到 網站管理員信箱[webmaster@tw.fgmtv.org]